Hello UK! 英國留學,留學英國新鮮事: 小王子最動人的一段:與狐狸的對話 - Hello UK! 英國留學,留學英國新鮮事

跳轉到內容

圖片 Featured News!!

全新全部英國大學簡介 請點我 全新相簿超完整教學,內容 請點我 全球訂房飯店比價系統(一次比30家)!!,教學 請點我
英國分類廣告使用完整教學 分類廣告教學 全新BLOG部落格超完整教學!!,內容 請點我


第一頁
  • 您無法發起一個新主題
  • 您無法回覆此主題

小王子最動人的一段:與狐狸的對話 音樂劇很棒

#1 已離線   Classical2007 

  • 碩士生
  • 群組: 正式會員
  • 文章數: 265
  • 註冊日期: 05-August 07
Reputation: 0
Neutral

發表於 12 August 2007 - 01:07 PM

"狐狸"應是象徵"友情","玫瑰花"則是象徵"愛情".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就 在 那 個 時 候 出 現 了 一 隻 狐 狸 。


「 你 好 ! 」 狐 狸 說 。



「 你 好 ! 」 小 王 子 很 有 禮 貌 地 回 答 。 他 回 過 頭 來 , 但 什 麼 也 沒 有 看 到 。


「 我 在 這 裡 。 」 那 聲 音 說 : 「 在 蘋 果 樹 底 下 。 」


「 你 是 誰 啊 ? 」 小 王 子 問 : 「 你 很 好 看 ﹒ ﹒ ﹒ 」


「 我 是 狐 狸 。 」 狐 狸 說 。


「 來 跟 我 玩 吧 ! 」 小 王 子 向 他 建 議 道 : 「 我 很 悲 傷 。 」


狐 狸 說 : 「 我 不 能 跟 你 玩 , 我 還 沒 被 馴 養 。 」


「 啊 , 對 不 起 ! 」 小 王 子 說 。


但 想 了 一 會 兒 後 , 他 接 下 去 說 :


「 什 麼 叫 『 馴 養 』 ? 」


狐 狸 說 : 「 你 不 是 這 裡 的 人 。 你 在 找 什 麼 ? 」


「 我 在 找 人 。 」 小 王 子 說 : 「 什 麼 叫 『 馴 養 』 ? 」


狐 狸 說 : 「 那 些 人 嗎 , 他 們 有 槍 , 他 們 打 獵 , 這 很 討 厭 。 但 他 們 也 養 雞
, 這 是 他 們 唯 一 的 好 處 。 你 在 找 雞 嗎 ? 」


小 王 子 說 : 「 不 , 我 在 找 朋 友 。 什 麼 叫 『 馴 養 』 ? 」


「 這 是 件 被 遺 忘 的 事 。 」 狐 狸 說 : 「 馴 養 就 是 『 建 立 關 係 ﹒ ﹒ ﹒ 』 」


「 建 立 關 係 ? 」


狐 狸 說 : 「 不 錯 。 對 我 來 說 , 你 只 不 過 是 個 小 孩 , 跟 其 他 成 千 成 萬 的 小
孩 沒 有 分 別 , 我 不 需 要 你 , 你 也 一 樣 不 需 要 我 。 我 對 於 你 也 只 不 過 是 一 隻 狐
狸 , 跟 成 千 成 萬 其 他 的 狐 狸 一 模 一 樣 。 但 是 , 假 如 你 馴 養 我 , 我 們 就 彼 此 互
相 需 要 。 你 對 於 我 將 是 世 界 上 唯 一 的 , 我 對 於 你 也 將 是 世 界 上 唯 一 的 ﹒ ﹒ ﹒



「 我 開 始 懂 了 。 」 小 王 子 說 : 「 有 一 朵 花 ﹒ ﹒ ﹒ 我 相 信 她 馴 養 了 我 ﹒ ﹒
﹒ 」


狐 狸 說 : 「 這 是 可 能 的 。 在 地 球 上 我 們 看 到 各 種 各 樣 的 東 西 ﹒ ﹒ ﹒ 」


「 哦 ! 她 不 在 地 球 上 。 」 小 王 子 說 。


狐 狸 顯 得 異 常 疑 惑 , 問 道 :


「 在 另 外 一 顆 星 球 上 面 ? 」


「 沒 錯 。 」


「 再 好 不 過 了 ! 」 狐 狸 嘆 道 。


但 是 狐 狸 又 回 到 原 來 的 話 題 :


「 我 的 生 活 很 單 調 。 我 獵 取 雞 , 獵 人 獵 取 我 。 所 有 的 雞 都 是 一 樣 的 , 所
有 的 人 也 是 一 樣 。 於 是 我 感 到 有 些 不 耐 煩 。 但 是 , 假 如 你 馴 養 我 , 我 的 生 活
將 如 充 滿 了 陽 光 般 。 我 將 認 識 一 種 腳 步 聲 , 它 將 與 其 他 所 有 的 腳 步 聲 不 同 。
其 他 的 腳 步 聲 使 我 更 深 地 躲 進 洞 裡 , 你 的 腳 步 聲 像 音 樂 一 樣 把 我 從 洞 裡 叫 出
來 。 再 說 , 看 吧 , 你 看 見 那 邊 的 麥 田 嗎 ? 我 並 不 吃 麵 包 , 麥 子 對 我 一 樣 也 沒
有 用 處 。 那 些 麥 田 並 不 會 使 我 想 起 什 麼 。 這 倒 有 點 傷 心 。 但 是 你 有 金 色 的 頭
髮 。 於 是 當 你 馴 養 了 我 , 這 將 是 很 好 的 一 件 事 ! 那 些 金 色 的 黃 小 麥 , 將 使 我
想 起 你 。 而 我 將 喜 歡 聽 吹 過 麥 田 的 風 聲 ﹒ ﹒ ﹒ 」


狐 狸 不 說 話 了 , 牠 看 了 小 王 子 很 久 , 說 :


「 請 你 馴 養 我 吧 ! 」


「 我 很 願 意 。 」 小 王 子 回 答 說 : 「 但 是 我 的 時 間 不 太 多 , 我 要 找 朋 友 ,
我 有 很 多 的 事 要 認 識 。 」


「 一 個 人 只 要 認 識 他 馴 養 的 東 西 就 好 。 」 狐 狸 說 : 「 很 多 人 不 再 有 時 間
去 認 識 東 西 。 他 們 在 商 人 那 裡 買 現 成 的 東 西 , 但 是 因 為 商 人 並 不 賣 朋 友 , 所
以 很 多 人 沒 有 朋 友 。 假 如 你 想 得 到 一 位 朋 友 , 那 麼 就 馴 養 我 吧 ! 」


「 我 該 怎 麼 做 ? 」小 王 子 問 。


狐 狸 回 答 說 : 「 你 該 很 有 耐 心 。 你 先 坐 得 離 我 遠 一 點 , 像 這 樣 , 坐 在 草
地 上 。 我 就 拿 眼 角 看 你 , 你 不 要 說 話 。 語 言 是 誤 會 的 泉 源 。 但 是 , 每 天 你 可
以 坐 近 我 一 點 ﹒ ﹒ ﹒ 」


第 二 天 小 王 子 又 來 了 。


狐 狸 對 他 說 : 「 最 好 請 你 同 一 時 間 來 。 比 方 說 , 假 如 你 下 午 四 點 鐘 來 ,
從 三 點 鐘 開 始 我 覺 得 幸 福 。 時 間 愈 接 近 , 我 愈 覺 得 幸 福 。 四 點 鐘 一 到 , 我 早
已 坐 立 不 安 ! 我 將 發 覺 幸 福 的 代 價 ! 但 是 如 果 你 不 管 什 麼 時 候 來 , 我 將 不 曉
得 什 麼 時 候 做 心 理 準 備 ﹒ ﹒ ﹒ 我 們 應 該 有 節 日 。 」


「 什 麼 節 日 ? 」 小 王 子 問 。


狐 狸 說 : 「 那 也 是 一 件 被 人 忘 得 一 乾 二 淨 的 事 。 這 就 是 說 有 個 日 子 跟 其
他 的 日 子 不 同 , 有 個 小 時 跟 其 他 的 鐘 點 不 同 。 比 方 說 , 我 的 獵 人 們 有 個 節 日
。 每 個 禮 拜 四 他 們 和 村 裡 的 姑 娘 們 去 跳 舞 。 於 是 禮 拜 四 是 個 佳 節 ! 我 可 以 一
直 散 步 到 葡 萄 園 去 。 假 如 獵 人 們 不 管 什 麼 時 候 都 跳 舞 , 所 有 的 日 子 將 是 一 樣
, 而 我 也 將 沒 有 假 期 了 。 」


就 這 樣 小 王 子 馴 養 了 那 隻 狐 狸 。 當 分 離 的 時 刻 接 近 時 :


「 啊 ! 我 想 哭 。 」 狐 狸 說 。


「 這 是 你 的 錯 。 」 小 王 子 說 : 「 我 並 不 希 望 你 難 過 , 是 你 要 我 馴 養 你 的
。 」


「 不 錯 。 」 狐 狸 說 。


「 但 是 你 想 哭 。 」 小 王 子 說 。


「 不 錯 。 」 狐 狸 說 。


「 這 樣 說 來 , 你 一 點 好 處 也 沒 有 得 到 ! 」


「 我 得 到 了 。 」 狐 狸 說 : 「 因 為 那 些 小 麥 的 顏 色 。 」


然 後 牠 加 上 去 說 :


「 你 再 去 看 看 那 些 玫 瑰 花 。 你 將 知 道 你 的 玫 瑰 花 是 世 界 上 唯 一 的 。 你 再
回 來 向 我 道 別 , 我 將 告 訴 你 一 個 祕 密 , 作為 臨 別 贈 言 。 」


小 王 子 跑 去 看 些 玫 瑰 花 。


他 對 她 們 說 : 「 妳 們 一 點 也 不 像 我 那 朵 玫 瑰 花 , 妳 們 什 麼 也 不 是 。 沒 有
人 馴 養 妳 們 而 妳 們 也 沒 有 馴 養 過 任 何 人 。 妳 們 就 像 以 前 我 那 隻 狐 狸 , 當 時 牠
只 不 過 像 其 他 成 千 成 萬 的 狐 狸 一 樣 。 但 是 我 們 成 了 朋 友 , 現 在 牠 對 於 我 是 世
界 唯 一 的 了 。 」


那 些 玫 瑰 花 很 難 過 。


他 又 對 她 們 說 : 「 妳 們 都 很 美 麗 , 但 是 妳 們 都 很 空 虛 , 沒 有 人 會 為 妳 們
死 。 當 然 了 , 我 的 玫 瑰 花 , 一 位 平 常 的 路 人 會 相 信 她 跟 妳 們 一 模 一 樣 。 但 是
她 一 朵 花 對 我 比 妳 們 全 部 都 重 要 。 因 為 我 澆 的 是 她 ; 因 為 把 她 放 在 玻 璃 罩 下
的 是 我 ; 因 為 我 給 她 一 個 屏 風 擋 風 ; 因 為 我 為 了 她 殺 死 許 多 蛹 ( 只 剩 下 兩 三
隻 留 作 蝴 蝶 ) ; 因 為 我 聽 過 她 抱 怨 , 我 聽 過 她 吹 牛 ; 甚 至 於 有 些 時 候 , 我 看
她 默 不 作 聲 ; 因 為 她 是 我 的 玫 瑰 花 。 」


於 是 他 又 重 新 回 到 狐 狸 那 裡 。


「 再 見 ! 」 他 說 。


「 再 見 ! 」 狐 狸 說 : 「 這 就 是 我 的 祕 密 。 它 很 簡 單 : 只 有 用 心 靈 , 一 個
人 才 能 看 得 很 清 楚 。 真 正 的 東 西 不 是 用 眼 睛 可 以 看 得 到 的 。 」


「 真 正 的 東 西 不 是 用 眼 睛 可 以 看 得 到 的 。 」


小 王 子 重 複 的 說 , 以 便 牢 牢 記 在 心 裡 。


「 你 為 你 的 玫 瑰 花 所 花 費 的 時 間 使 你 的 玫 瑰 花 變 得 那 麼 重 要 。 」


「 我 為 我 的 玫 瑰 花 所 花 費 的 時 間 ﹒ ﹒ ﹒ 」 小 王 子 重 覆 的 說 , 以 便 牢 牢 記
在 心 裡 。


狐 狸 說 : 「 一 般 人 忘 記 了 這 個 真 理 。 但 是 你 不 應 該 把 它 忘 掉 。 你 永 遠 對
你 所 馴 養 的 負 責 , 你 對 你 的 玫 瑰 花 有 責 任 ﹒ ﹒ ﹒ 」


「 我 對 我 的 玫 瑰 花 有 責 任 ﹒ ﹒ ﹒ 」 小 王 子 重 複 地 說 , 以 便 牢 牢 記 在 心 裡


摘錄自 聖修伯里 成人童話 "小王子"

http://www.geocities.com/CollegePark/Campu.../storyc_21.html

本篇文章已被 Classical2007 於 12 August 2007 - 01:24 PM 編輯過

0

#2 已離線   dinky 

  • 教授
  • 群組: 正式會員
  • 文章數: 1498
  • 註冊日期: 27-July 04
  • Gender:Female
Reputation: 0
Neutral

發表於 13 August 2007 - 04:49 PM

阿, 小王子, 狐狸跟玫瑰之間的關係... 讓人有超多聯想的
我一直都覺得狐狸是個好勇敢好勇敢的角色
可是我不覺得狐狸象徵的是簡單的友情

http://wolfweb.unr.e...ubinsk/fox.html
上面是英文版的

我超愛小王子的故事, 雖然是一個很慘很慘的故事
我常常在想, 作者在寫小王子的時候, 心情是怎麼樣的(聽說他也是個傳奇人物?)
I am someone who is looking for love. Real love. Ridiculous. Inconvient. Consuming. Can't live without each other love.
文章圖片
<a href='http://www.wretch.cc/blog/susanthshih' target='_blank'><span style='color:purple'>
0

#3 已離線   Classical2007 

  • 碩士生
  • 群組: 正式會員
  • 文章數: 265
  • 註冊日期: 05-August 07
Reputation: 0
Neutral

發表於 14 August 2007 - 12:21 AM

這個"童話"中有許多的象徵符號.相當有趣!
毒蛇是邪惡的象徵,極端陰險恐怖.
最後,小王子被毒蛇欺騙,
因為,毒蛇告訴小王子,
只要讓他咬一口,
小王子就可以回去找他
朝思暮想的玫瑰.
而小王子很單純,
誤信了毒蛇的話.



他 來 到 遊 星 第 三 二 五 號 、 第 三 二 六 號 、 第 三 二 七 號 、 第 三 二 八 號 、 第 三
二 九 號 和 第 三 三 0 號 的 地 域 。 於 是 他 開 始 訪 問 他 們 , 想 在 那 裡 找 份 工 作 , 增
加 見 聞 。


第 一 顆 遊 星 上 住 了 一 位 國 王 , 那 位 國 王 穿 了 一 件 滿 身 飾 有 黃 鼠 狼 毛 的 絳
紅 色 大 禮 袍 , 正 襟 危 坐 坐 在 一 只 很 簡 單 卻 很 威 風 的 寶 座 上 。







「 啊 ! 那 裡 來 了 一 位 部 下 。 」 當 國 王 看 見 小 王 子 時 叫 了 起 來 。


小 王 子 自 己 問 自 己 :


「 他 怎 麼 認 識 我 , 他 從 來 沒 見 過 我 呀 ! 」


他 不 曉 得 對 於 國 王 , 全 世 界 都 被 簡 化 了 。 所 有 的 人 都 是 他 的 部 下 。


「 走 近 一 點 , 好 讓 我 把 你 仔 細 的 看 個 清 楚 。 」 國 王 對 他 說 。 這 位 國 王 因
為 能 夠 做 別 人 的 國 王 而 覺 得 非 常 驕 傲 。


小 王 子 拿 眼 睛 尋 找 可 坐 的 地 方 , 可 是 整 個 行 星 被 國 王 那 件 華 貴 的 黃 鼠 狼
袍 佔 去 了 。 他 只 得 站 在 那 裡 。 因 為 他 很 疲 倦 , 他 打 起 呵 欠 來 了 。


國 王 對 他 說 : 「 在 國 王 面 前 打 呵 欠 是 不 禮 貌 的 , 我 禁 止 你 這 樣 做 。 」


「 我 沒 有 辦 法 抑 制 自 己 。 」 小 王 子 困 惑 地 說 : 「 我 旅 行 了 很 遠 , 我 沒 睡
過 覺 ﹒ ﹒ ﹒ 」


國 王 對 他 說 : 「 那 麼 , 我 命 令 你 打 呵 欠 。 幾 年 來 我 都 沒 看 人 家 打 呵 欠 ,
打 呵 欠 對 我 很 新 奇 。 來 啊 ! 再 打 呵 欠 , 這 是 命 令 。 」


「 這 樣 使 我 難 為 情 ﹒ ﹒ ﹒ 我 不 能 再 打 呵 欠 了 ﹒ ﹒ ﹒ 」 小 王 子 臉 紅 地 說 。


「 哼 ! 哼 ! 」 國 王 回 答 他 : 「 那 麼 我 ﹒ ﹒ ﹒ 我 命 令 你 一 下 子 打 呵 欠 , 一
下 子 ﹒ ﹒ ﹒ 」


他 口 吃 了 一 陣 , 顯 得 很 狼 狽 。


因 為 國 王 第 一 要 求 他 的 權 威 被 尊 敬 , 他 忍 受 不 了 人 家 違 背 他 的 意 志 , 這
是 一 位 專 制 君 主 。 但 是 因 為 他 很 好 , 他 發 佈 的 命 令 很 合 理 。


他 常 常 說 : 「 假 如 我 下 命 令 , 命 令 一 位 將 軍 變 成 一 隻 海 鳥 , 假 如 那 位 將
軍 不 服 從 , 這 不 該 是 他 的 錯 , 這 該 是 我 的 錯 。 」


「 我 可 以 坐 下 嗎 ? 」 小 王 子 羞 怯 的 問 。


「 我 命 令 你 坐 下 。 」 國 王 回 答 他 , 並 威 風 凜 凜 地 拉 一 拉 那 件 黃 鼠 狼 袍 的
衣 裙 。


可 是 小 王 子 覺 得 很 奇 怪 。 那 顆 行 星 非 常 之 小 。 那 位 國 王 能 統 治 些 什 麼 呢



他 說 : 「 陛 下 ﹒ ﹒ ﹒ 我 請 你 原 諒 我 問 你 一 個 問 題 。 」


「 我 命 令 你 問 我 問 題 。 」 國 王 急 忙 的 說 。


「 陛 下 ﹒ ﹒ ﹒ 你 統 治 些 什 麼 ? 」


「 一 切 。 」 國 王 簡 潔 地 回 答 。


「 一 切 ? 」


國 王 莊 重 地 用 手 勢 指 示 他 的 行 星 , 其 他 的 行 星 和 所 有 的 星 星 。


「 這 一 切 ? 」 小 王 子 說 。


「 這 一 切 ﹒ ﹒ ﹒ 」 國 王 回 答 。


因 為 他 不 只 是 專 制 君 主 , 同 時 也 是 宇 宙 君 主 。


「 那 些 星 星 服 從 你 嗎 ? 」


「 當 然 囉 ! 」 國 王 回 答 他 : 「 他 們 不 敢 怠 慢 。 我 忍 受 不 了 無 紀 律 。 」


這 樣 大 的 權 力 使 小 王 子 很 是 驚 嘆 。 假 如 他 擁 有 這 樣 大 的 權 力 , 他 儘 可 以
在 一 天 之 內 看 見 不 止 四 十 三 次 , 而 且 七 十 二 次 , 甚 至 一 百 次 , 二 百 次 的 落 日
而 不 必 挪 移 他 的 椅 子 ﹒ ﹒ ﹒ 因 為 小 王 子 想 起 被 他 離 棄 的 行 星 覺 得 有 點 傷 心 ,
於 是 他 果 敢 地 向 國 王 懇 求 一 種 恩 惠 。 他 說 :


「 我 很 想 看 落 日 ﹒ ﹒ ﹒ 請 讓 我 如 願 以 償 ﹒ ﹒ ﹒ 命 令 太 陽 下 山 ﹒ ﹒ ﹒ 」


「 假 如 我 命 令 一 位 將 軍 從 一 朵 花 到 一 朵 花 像 蝴 蝶 一 樣 飛 , 或 寫 一 齣 悲 劇
, 或 變 成 一 隻 海 鳥 , 而 假 如 那 位 將 軍 不 執 行 我 下 的 命 令 , 哪 一 位 士 錯 的 ? 是
他 還 是 我 ? 」


「 這 是 你 的 錯 。 」 小 王 子 肯 定 的 說 。


「 對 了 ! 」 國 王 回 答 : 「 我 們 應 該 要 求 一 個 人 辦 得 到 的 。 權 力 首 先 建 立
在 道 理 上 面 。 假 如 命 令 你 的 人 民 去 跳 海 , 他 們 就 會 造 反 。 我 有 權 要 求 別 人 服
從 , 因 為 我 的 命 令 是 合 理 的 。 」


「 這 樣 說 來 我 的 落 日 呢 ? 」 小 王 子 想 起 來 說 , 他 一 旦 問 了 問 題 就 不 會 忘
記 它 。


「 你 的 落 日 , 你 將 會 有 。 我 會 為 你 辦 到 。 但 是 , 按 照 我 統 治 的 權 術 , 我
將 等 到 條 件 對 我 有 利 。 」


「 什 麼 時 候 才 會 這 樣 呢 ? 」 小 王 子 問 道 。


「 哼 ! 哼 ! 」 國 王 回 答 他 。 他 首 先 查 了 一 查 一 本 很 厚 的 日 曆 。 「 哼 ! 哼
! 這 個 將 , 接 近 ﹒ ﹒ ﹒ 接 近 ﹒ ﹒ ﹒ 這 個 將 在 今 天 晚 上 接 近 七 點 四 十 分 的 時 候
! 你 將 看 到 我 的 命 令 被 乖 乖 的 服 從 。 」


小 王 子 打 了 呵 欠 。 他 惋 惜 自 己 失 掉 了 一 次 落 日 。 不 久 他 開 始 覺 得 不 耐 煩



他 對 國 王 說 : 「 我 在 這 裡 不 能 做 什 麼 , 我 要 走 了 。 」


「 不 要 走 。 」 國 王 回 答 他 。 國 王 能 有 一 位 部 下 是 多 麼 的 驕 傲 : 「 不 要 走
, 我 任 命 你 做 部 長 ! 」


「 什 麼 部 長 ? 」


「 部 ﹒ ﹒ ﹒ 司 法 部 長 ! 」


「 但 是 沒 有 人 可 以 審 判 呀 ! 」


國 王 說 : 「 誰 曉 得 。 我 還 沒 有 到 過 我 的 國 境 去 巡 視 一 番 呢 。 我 太 老 了 ,
我 沒 有 地 方 放 一 輛 華 麗 的 四 輪 馬 車 。 而 步 行 嗎 ? 又 會 疲 倦 。 」


「 哦 ! 但 是 我 早 看 過 了 , 」 小 王 子 說 , 一 邊 側 身 探 望 行 星 的 那 一 邊 。 「
那 邊 一 個 人 也 沒 有 ﹒ ﹒ ﹒ 」


國 王 回 答 他 說 : 「 那 麼 , 你 就 自 己 審 判 自 己 好 了 。 這 是 最 困 難 的 , 審 判
自 己 比 審 判 別 人 要 困 難 很 多 。 假 如 你 能 好 好 的 審 判 自 己 , 你 就 是 真 正 有 才 智
的 人 了 。 」


小 王 子 說 : 「 我 嗎 , 我 可 以 在 任 何 地 方 審 判 我 自 己 。 我 不 需 要 住 在 這 裡
。 」


「 哼 ! 哼 ! 」 國 王 說 : 「 我 相 信 我 的 星 球 上 面 某 個 地 方 有 一 隻 老 鼠 。 我
在 晚 上 聽 見 過 牠 的 聲 音 。 你 可 以 審 判 這 隻 老 鼠 。 你 可 以 隨 時 隨 刻 判 他 死 刑 。
這 樣 牠 的 生 命 就 依 存 在 你 的 審 判 上 。 但 是 為 了 節 省 , 你 得 每 次 赦 免 牠 , 我 們
只 不 過 有 一 隻 老 鼠 而 已 。 」


「 我 , 」 小 王 子 回 答 : 「 我 不 喜 歡 判 死 刑 , 而 我 很 想 走 了 。 」


「 不 ! 」 國 王 說 。


可 是 小 王 子 一 切 都 準 備 好 了 , 他 不 願 意 再 拂 老 君 主 的 意 , 他 說 :


「 假 如 陛 下 要 我 立 刻 服 從 的 話 , 陛 下 可 以 給 我 一 個 合 理 的 命 令 。 譬 如 說
, 陛 下 可 以 命 令 我 在 一 分 鐘 之 內 離 開 。 我 覺 得 一 切 條 件 似 乎 都 有 利 ﹒ ﹒ ﹒ 」


國 王 沒 有 回 答 , 小 王 子 猶 豫 了 一 會 兒 之 後 , 嘆 了 一 口 氣 , 走 了 。


「 我 任 命 你 作 我 的 大 使 。 」 國 王 趕 忙 地 大 聲 說 。


他 同 時 擺 出 威 風 凜 凜 的 樣 子 。


「 大 人 們 都 很 奇 怪 。 」 旅 途 中 小 王 子 不 停 的 這 樣 對 自 己 說



第 二 顆 行 星 上 面 住 了 一 位 好 虛 榮 的 人 。


「 啊 ! 啊 ! 有 位 讚 美 者 來 拜 訪 了 ! 」 那 位
虛 榮 者 遠 遠 看 到 小 王 子 就 叫 了 起 來 。


因 為 , 對 於 好 虛 榮 的 人 , 所 有 其 他 的 人 都
是 他 們 的 讚 美 者 。


小 王 子 說 : 「 你 好 , 你 有 一 頂 很 可 笑 的 帽
子 。 」


「 這 個 是 還 禮 用 的 。 」 虛 榮 者 回 答 說 。 「
這 個 是 為 了 有 人 喝 采 我 時 向 他 還 禮 用 的 , 可 惜
就 從 來 無 人 打 這 兒 經 過 。 」


「 啊 ! 真 的 ? 」 小 王 子 不 明 白 地 說 。


「 請 你 鼓 掌 。 」 虛 榮 者 勸 他 說 。


小 王 子 鼓 起 來 。 那 位 虛 榮 者 掀 起 他 的 帽 子
優 雅 的 還 禮 。


「 這 個 比 拜 訪 國 王 更 好 玩 。 」 小 王 子 自 言
自 語 道 。 他 重 新 開 始 鼓 掌 。 那 位 虛 榮 者 也 重 新
掀 動 帽 子 向 他 還 禮 。


經 過 了 五 分 鐘 的 遊 戲 後 , 小 王 子 倦 於 這 種
遊 戲 的 單 調 。 他 問 道 :


「 說 吧 , 假 如 你 的 帽 子 掉 下 來 , 你 該 怎 麼
辦 ? 」




可 是 那 位 虛 榮 者 沒 聽 到 。 虛 榮 的 人 從 來 就 只 聽 讚 美 的 話 。


「 你 真 的 那 樣 讚 美 我 嗎 ? 」 他 問 小 王 子 。


「 讚 美 是 什 麼 意 思 ? 」


「 讚 美 就 是 說 承 認 我 是 這 個 星 上 最 漂 亮 的 人 , 穿 得 最 考 究 , 最 有 錢 也 最
有 智 慧 。 」


「 但 是 你 的 行 星 上 只 有 你 一 個 人 呀 ! 」


「 不 要 掃 我 的 興 。 同 樣 的 讚 美 我 吧 ! 」


「 我 讚 美 你 。 」 小 王 子 說 。 一 邊 微 微 地 聳 聳 肩 : 「 但 這 樣 有 什 麼 可 以 使
你 感 到 興 趣 的 ? 」 小 王 子 跑 了 。


「 大 人 們 的 確 很 奇 怪 。 」 一 路 上 他 簡 單 的 對 自 己 這 樣 說 。




下 一 顆 行 星 住 了 一 位 酒 鬼 。 這 次 的 拜 訪 很 短 , 可 是 卻 使 小 王 子 非 常 憂 鬱



「 你 在 那 裡 幹 什 麼 ? 」 他 問 酒 鬼 。 他 看 見 那 位 酒 鬼 默 默 地 坐 在 一 大 堆 酒
瓶 和 一 大 堆 空 瓶 前 面 。







「 我 在 喝 酒 。 」 酒 鬼 滿 臉 愁 容 地 回 答 說 。


「 你 為 什 麼 喝 酒 ? 」 小 王 子 問 。


「 為 了 要 忘 掉 。 」 酒 鬼 回 答 。


「 忘 掉 什 麼 ? 」 小 王 子 追 問 他 , 一 邊 可 憐 他 。


「 忘 掉 我 的 可 恥 。 」 酒 鬼 坦 白 的 說 , 同 時 低 下 了 頭 。


「 可 恥 什 麼 ? 」 小 王 子 問 他 , 一 心 想 救 他 。


「 喝 酒 可 恥 ! 」 酒 鬼 說 完 他 的 話 後 , 一 言 不 發 , 像 掉 進 沈 默 的 深 淵 。


小 王 子 不 知 所 措 地 走 了 。


旅 途 上 他 不 斷 的 對 自 己 說 : 「 大 人 們 實 在 非 常 非 常 奇 怪 。 」



第 四 顆 行 星 是 實 業 家 的 行 星 。 這 位 先 生 是 這 樣 忙 碌 , 以 致 於 小 王 子 到 達
的 時 候 , 他 連 頭 也 不 肯 抬 起 來 看 一 看 。




「 你 好 ! 」 來 者 對 他 說 : 「 你 的 香 煙 熄 了 。 」


「 三 加 二 是 五 , 五 加 七 、 十 二 , 十 二 加 三 、 十 五 。 你 好 。 十 五 加 七 、 二
十 二 。 二 十 二 加 六 、 二 十 八 。 我 沒 時 間 點 火 。 二 十 六 加 五 、 三 十 一 。 呃 ! 這
樣 一 共 是 五 億 零 一 百 六 十 二 萬 二 千 七 百 三 十 一 。 」


「 五 億 的 什 麼 ? 」


「 五 億 一 百 萬 的 什 麼 ? 」 小 王 子 再 問 他 。 在 他 一 生 中 , 一 旦 問 了 問 題 就
從 來 不 放 棄 。 實 業 家 抬 起 了 頭 :


「 我 從 住 在 這 個 行 星 五 十 四 年 以 來 , 只 不 過 受 了 三 次 打 擾 。 第 一 次 , 已
經 是 二 十 三 年 前 的 事 , 被 一 隻 不 知 從 哪 兒 掉 下 來 的 金 龜 子 所 打 擾 。 它 到 處 嗡
嗡 、 嗡 嗡 的 大 聲 響 , 使 我 在 一 次 加 法 中 錯 了 四 個 地 方 。 第 二 次 在 十 二 年 前 ,
被 關 節 炎 所 困 擾 , 我 缺 少 運 動 , 我 沒 時 間 散 步 。 我 是 嚴 肅 的 。 那 第 三 次 就 是
現 在 。 我 剛 才 說 五 億 一 百 萬 ﹒ ﹒ ﹒ 」


「 百 萬 的 什 麼 ? 」


這 位 實 業 家 知 道 他 沒 希 望 獲 得 安 靜 。 於 是 說 :


「 百 萬 的 那 些 小 東 西 , 那 些 有 時 候 在 天 上 出 現 的 小 東 西 。 」


「 蒼 蠅 ? 」


「 不 對 , 那 些 小 小 的 亮 晶 晶 的 東 西 ! 」


「 蜜 蜂 ? 」


「 不 對 。 那 些 鍍 金 的 小 東 西 , 常 使 懶 惰 鬼 做 夢 的 。 可 是 我 是 嚴 肅 的 , 我
! 我 沒 時 間 做 夢 。 」


「 啊 ! 星 星 ? 」


「 你 猜 中 了 , 就 是 星 星 。 」


「 你 拿 五 億 一 百 萬 的 星 星 幹 什 麼 ? 」


「 五 億 零 一 百 六 十 二 萬 二 千 七 百 三 十 一 。 我 是 嚴 肅 的 , 我 , 我 一 點 不 馬
虎 。 」


「 你 拿 這 些 幹 什 麼 ? 」


「 沒 什 麼 。 我 佔 有 他 們 。 」


「 你 佔 有 星 星 ? 」


「 是 的 。 」


「 但 是 我 已 經 看 見 過 一 位 國 王 , 他 ﹒ ﹒ ﹒ 」


「 國 王 不 佔 有 , 他 們 統 治 。 這 是 不 大 相 同 的 。 」


「 你 佔 有 那 些 星 星 有 什 麼 用 ? 」


「 使 我 變 成 富 翁 呀 ! 」


「 變 成 富 翁 對 你 有 什 麼 用 ? 」


「 來 買 別 的 星 星 , 假 如 有 人 找 到 的 話 。 」


「 哦 ﹒ ﹒ ﹒ 」


這 個 傢 伙 , 小 王 子 對 自 己 說 , 他 的 理 論 有 點 像 酒 鬼 。


然 而 他 又 繼 續 問 :


「 一 個 人 怎 麼 佔 有 那 些 星 星 ? 」


「 它 們 是 屬 於 誰 的 ? 」 實 業 家 急 躁 的 反 問 。


「 我 不 知 道 。 不 屬 於 誰 。 」


「 這 樣 說 來 他 們 是 屬 於 我 的 , 因 為 我 最 先 想 到 這 個 。 」


「 這 樣 就 夠 嗎 ? 」


當 然 啦 。 當 你 找 到 一 顆 鑽 石 , 它 不 屬 於 別 人 , 它 就 是 你 的 。 當 你 發 現 一
個 島 不 屬 於 別 人 , 它 就 是 你 的 。 當 你 最 先 有 個 觀 念 , 你 申 請 執 照 , 它 就 是 你
的 。 而 我 , 我 佔 有 星 星 , 因 為 在 我 以 前 沒 有 任 何 人 曾 經 想 過 佔 有 他 們 。 」


「 這 倒 是 真 的 。 」 小 王 子 說 : 「 你 拿 它 們 做 什 麼 ? 」


「 我 管 理 他 們 。 我 算 它 們 又 算 它 們 。 」 實 業 家 回 答 說 : 「 這 不 是 簡 單 的
, 但 我 是 嚴 肅 的 人 ! 」


小 王 子 仍 然 不 覺 得 滿 意 。 他 說 :


「 我 嗎 , 假 如 我 佔 有 條 圍 巾 , 我 , 我 可 把 它 纏 在 脖 子 上 帶 著 走 。 我 嗎 ,
假 如 我 佔 有 一 朵 花 , 我 可 以 把 它 摘 下 來 帶 著 走 。 但 是 你 不 能 摘 下 你 的 星 星 !



「 不 , 但 是 我 可 以 把 它 們 放 在 銀 行 裡 。 」


「 這 是 什 麼 意 思 ? 」


「 這 個 就 是 說 我 在 一 張 小 紙 條 上 寫 下 我 星 星 的 數 目 , 然 後 把 這 張 紙 條 放
在 抽 屜 裡 。 」


「 這 樣 就 完 了 ? 」


「 這 樣 就 夠 了 ! 」


這 個 倒 好 玩 。 小 王 子 這 樣 想 。 這 個 倒 相 當 有 詩 意 , 但 這 個 並 不 算 太 嚴 肅



小 王 子 對 於 嚴 肅 的 事 有 與 大 人 極 不 相 同 的 看 法 。


他 又 說 : 「 我 嗎 , 我 有 一 朵 花 , 我 每 天 用 水 澆 花 。 我 擁 有 三 座 火 山 , 每
個 禮 拜 我 都 仔 細 打 掃 他 們 。 我 也 打 掃 一 座 死 火 山 , 誰 知 道 它 會 不 會 再 噴 火 ?
這 對 我 的 火 山 有 用 , 也 對 我 的 花 有 用 。 但 是 你 並 不 對 那 些 星 星 有 用 ﹒ ﹒ ﹒ 」


實 業 家 張 大 了 嘴 但 找 不 到 什 麼 話 來 回 答 。 不 久 小 王 子 就 走 了 。


「 那 些 大 人 們 的 的 確 確 很 奇 怪 。 」 一 路 上 他 不 斷 地 對 自 己 說 。






第 六 顆 行 星 有 剛 才 那 顆 行 星 的 十 倍 大 。 它 上 面 住 了 一 位 老 先 生 。 他 不 斷
地 編 寫 很 厚 的 書 。







「 嗨 ! 那 邊 來 了 一 位 探 險 家 ! 」 當 他 看 見 小 王 子 的 時 候 大 聲 叫 了 起 來 。


小 王 子 坐 在 桌 子 上 喘 了 一 會 兒 氣 。 他 已 經 旅 行 了 很 遠 。


「 你 從 哪 裡 來 的 ? 」 老 先 生 問 。


「 這 本 厚 書 是 什 麼 ? 你 在 這 裡 幹 什 麼 ? 」 小 王 子 問 。


「 我 是 地 理 學 家 。 」 老 先 生 回 答 說 。


「 地 理 學 家 是 什 麼 ? 」


「 他 是 一 位 懂 得 哪 裡 有 海 , 有 何 流 , 有 城 市 , 有 山 脈 和 沙 漠 的 科 學 家 。



「 這 個 倒 很 有 趣 , 」 小 王 子 說 : 「 這 個 總 算 得 是 一 項 真 正 的 職 業 ! 」 於
是 他 用 眼 睛 掃 視 了 一 番 地 理 學 家 的 星 。 他 還 沒 看 見 過 像 這 樣 堂 皇 富 麗 的 一 顆
行 星 。


「 你 的 行 星 相 當 漂 亮 。 這 裡 有 海 洋 嗎 ? 」


「 我 怎 麼 曉 得 。 」 地 理 學 家 說 。


「 啊 ! ( 小 王 子 被 騙 了 。 ) 有 山 脈 嗎 ? 」


「 我 怎 麼 知 道 。 」 地 理 學 家 說 。


「 城 市 呢 ? 河 流 呢 ? 沙 漠 呢 ? 」


「 我 也 一 樣 不 得 而 知 。 」 地 理 學 家 回 答 。


「 可 是 你 是 地 理 學 家 呀 ! 」


「 不 錯 , 」 地 理 學 家 說 : 「 但 是 , 我 並 不 是 探 險 家 呀 , 我 萬 分 需 要 探 險
家 。 地 理 學 家 的 工 作 不 是 去 計 算 城 市 、 河 流 、 山 脈 、 海 灣 、 海 洋 和 沙 漠 。 地
理 學 家 太 重 要 了 , 他 不 能 分 身 去 散 步 。 他 離 不 開 工 作 室 , 但 是 他 在 那 裡 接 見
探 險 家 。 他 詢 問 他 們 , 根 據 他 們 的 回 憶 做 摘 記 。 假 如 他 覺 得 他 們 當 中 某 一 位
的 回 憶 有 趣 , 地 理 學 家 就 調 查 那 位 探 險 家 的 品 行 。 」


「 為 什 麼 要 這 樣 ? 」


「 因 為 假 如 一 位 探 險 家 說 了 謊 , 他 將 給 地 理 書 帶 來 災 難 。 一 位 喝 酒 太 多
的 探 險 家 也 是 一 樣 。 」


「 為 什 麼 會 這 樣 ? 」 小 王 子 問 。


「 因 為 喝 醉 的 人 把 一 件 東 西 看 作 兩 件 。 這 樣 一 來 , 地 理 學 家 記 載 兩 座 山
, 其 實 只 有 一 座 。 」


小 王 子 說 : 「 我 認 識 一 個 人 , 他 可 能 會 是 壞 的 探 險 家 。 」


「 走 去 看 嗎 ? 」


「 不 是 , 這 樣 太 麻 煩 了 。 我 們 要 求 探 險 家 提 供 證 據 。 比 方 說 , 假 如 他 發
現 的 是 一 座 大 山 , 我 們 要 求 他 帶 來 一 些 大 塊 的 石 頭 。 」


地 理 學 家 突 然 很 受 感 動 的 說 :


「 而 你 , 你 從 遠 方 來 的 吧 ? 你 是 探 險 家 , 請 為 我 描 述 你 的 星 球 。 」


於 是 那 位 地 理 學 家 翻 開 了 他 的 日 記 本 , 開 始 削 鉛 筆 。 首 先 他 將 探 險 家 的
描 述 用 鉛 筆 記 下 來 , 然 後 等 到 探 險 家 提 供 了 他 的 證 據 後 , 就 用 墨 水 把 它 記 下
來 。


「 怎 麼 樣 ? 」 地 理 學 家 問 。


「 哦 ! 我 住 的 地 方 並 不 太 有 趣 , 」 小 王 子 說 了 : 「 它 很 小 很 小 。 我 有 三
座 火 山 , 兩 座 活 的 , 一 座 死 的 。 可 是 , 誰 曉 得 它 會 不 會 再 噴 火 ? 」


「 誰 曉 得 ? 」 地 理 學 家 說 。


「 我 也 有 一 朵 花 。 」


「 我 們 不 記 載 花 。 」 地 理 學 家 說 。


「 為 什 麼 不 ? 花 是 最 美 的 ! 」


「 因 為 花 是 朝 生 暮 死 的 。 」


「 什 麼 叫 做 『 朝 生 暮 死 』 ? 」


地 理 學 家 說 : 「 地 理 書 是 所 有 書 籍 當 中 最 珍 貴 的 。 這 些 書 從 不 過 時 。


一 座 山 很 少 變 更 它 的 位 置 , 海 洋 也 很 少 乾 涸 掉 。 我 們 寫 些 永 恆 的 事 。 」


「 可 是 火 山 死 了 可 以 再 活 起 來 。 」


小 王 子 打 岔 道 : 「 什 麼 叫 做 『 朝 生 暮 死 』 ? 」


地 理 學 家 說 : 「 不 管 火 山 是 死 的 是 活 的 , 對 我 們 來 說 都 是 一 樣 的 。 我 們
關 心 的 是 山 , 山 是 不 會 變 的 。 」


「 可 是 什 麼 叫 『 朝 生 暮 死 』 ? 」 小 王 子 重 複 的 問 。


在 他 一 生 中 , 一 旦 他 發 問 , 就 要 問 到 底 。


「 它 的 意 思 是 『 它 隨 時 有 消 滅 的 危 險 。 』 」


「 我 的 花 隨 時 有 消 滅 的 危 險 嗎 ? 」


「 當 然 啦 ! 」


「 我 的 花 是 朝 生 暮 死 的 。 」 小 王 子 自 言 自 語 道 : 「 而 她 只 不 過 有 四 隻 自
衛 的 芒 刺 來 抵 抗 這 個 世 界 , 我 卻 把 她 孤 單 單 地 留 在 家 裡 。 」


小 王 子 第 一 次 感 到 懊 悔 , 但 他 重 新 鼓 起 了 勇 氣 。


「 你 建 議 我 到 哪 裡 去 拜 訪 好 ? 」 他 問 。


「 地 球 。 」 地 理 學 家 說 : 「 它 有 很 好 的 聲 譽 ﹒ ﹒ ﹒ 」


於 是 小 王 子 走 了 , 心 裡 卻 在 惦 念 著 他 的 花 。




http://www.geocities.com/CollegePark/Campu.../storyc_17.html

本篇文章已被 Classical2007 於 14 August 2007 - 12:23 AM 編輯過

0

#4 已離線   dinky 

  • 教授
  • 群組: 正式會員
  • 文章數: 1498
  • 註冊日期: 27-July 04
  • Gender:Female
Reputation: 0
Neutral

發表於 14 August 2007 - 04:42 PM

hmmm, 沒有這樣想過那條蛇
我一直以為那條蛇幫了小王子...
不過Classical2007大大說的還蠻有道理的... symbology上面來說, 蛇常常代表的是反派
... 可是我還是不覺得蛇跟小王子說的話是欺騙, 或是小王子接受了蛇的幫忙是因為誤信了蛇

是什麼樣的角度會覺得蛇甜言蜜語欺騙了小王子呢?
I am someone who is looking for love. Real love. Ridiculous. Inconvient. Consuming. Can't live without each other love.
文章圖片
<a href='http://www.wretch.cc/blog/susanthshih' target='_blank'><span style='color:purple'>
0

#5 已離線   Classical2007 

  • 碩士生
  • 群組: 正式會員
  • 文章數: 265
  • 註冊日期: 05-August 07
Reputation: 0
Neutral

發表於 15 August 2007 - 01:20 PM

 引用框(dinky @ Aug 14 2007, 04:42 PM)

hmmm, 沒有這樣想過那條蛇
我一直以為那條蛇幫了小王子...
不過Classical2007大大說的還蠻有道理的... symbology上面來說, 蛇常常代表的是反派
... 可是我還是不覺得蛇跟小王子說的話是欺騙, 或是小王子接受了蛇的幫忙是因為誤信了蛇

是什麼樣的角度會覺得蛇甜言蜜語欺騙了小王子呢?


大大難道不覺得在這本書,毒蛇是個很陰沉,沉默寡言,
不過,一發言就是舌粲蓮花,顛倒是非之狠腳色.
在這個故事,小王子就是太單純天真,苦苦追問,追根究柢,
因為,涉世不深,他並不了解社會運作的真實黑暗面.
問到最後,問到被毒蛇拐走,還騙小王子其實是要帶他回去找玫瑰花.
不過,無論如何,這個故事很酷,因為充分反映人生況味. :15:
0

#6 已離線   dinky 

  • 教授
  • 群組: 正式會員
  • 文章數: 1498
  • 註冊日期: 27-July 04
  • Gender:Female
Reputation: 0
Neutral

發表於 16 August 2007 - 04:32 PM

恩恩, 小王子的故事真的是很耐看

或許是因為看到最後, 真的心疼小王子這麼累, 這麼想回家
而且蛇還做出了等他的動作
讓我覺得最後蛇給小王子的, 或許真的是小王子需要的
所以不覺得蛇欺騙了小王子吧
I am someone who is looking for love. Real love. Ridiculous. Inconvient. Consuming. Can't live without each other love.
文章圖片
<a href='http://www.wretch.cc/blog/susanthshih' target='_blank'><span style='color:purple'>
0

第一頁
  • 您無法發起一個新主題
  • 您無法回覆此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