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lo UK! 英國留學,留學英國新鮮事: 巴噗的牛津日記 - Hello UK! 英國留學,留學英國新鮮事

跳轉到內容

圖片 Featured News!!

全新全部英國大學簡介 請點我 全新相簿超完整教學,內容 請點我 全球訂房飯店比價系統(一次比30家)!!,教學 請點我
英國分類廣告區 廣告只能在這區! 全新BLOG部落格超完整教學!!,內容 請點我


  • 3 頁 +
  • 1
  • 2
  • 3
  • 您無法發起一個新主題
  • 您無法回覆此主題

巴噗的牛津日記

#1 已離線   winz 

  • 系主任
  • 群組: 資深會員
  • 文章數: 2179
  • 註冊日期: 27-December 03
  • Gender:Male
  • Location:龜殼內
Reputation: 75
Good

發表於 12 October 2007 - 05:21 PM

8/10

我已經忘了今天在做什麼. 只因為Winz, 他很鐵齒地堅持每天都要記錄, 所以一定要寫些什麼. 今天是實驗室的induction day, 我發現Winz除了在打探有沒有俏麗英國妹以外, 整天都在昏迷中. 典型的induction就是把一堆人叫在一起, 放著非常無趣的幻燈片, 講一些院內組織守則之類的東西.

晚上的College dinner非常驚人! 坐在比霍華格茲學院飯廳小N號的Jesus College飯廳裡, 大家都不知不覺地小了N號. (食物... 和哈利波特吃的比起來 , 也小了N號). 這些小N號的種種, 學院的人有個特殊名詞稱之為"cute". (e.g. a cute dining hall......)

至於我個人是比較喜歡"luxury"這個詞啦!

ps. Winz的college advisor是個酷斃的綁著馬尾的大鬍子印度人, 穿著尼赫魯式的印度裝. 結果, 這幾天他一直吵著要買一件黃飛鴻裝, 這樣想必速速在學院出名!

9/10

今天Winz回家倒頭就睡, 和昨天一樣, 晚上沒刷牙就睡去了.

10/10

今天Winz參加College Admission Ceremony Day. 和他握手的那個人 (叫做principal)原來大有來頭. 他是Lord Krebs. Winz第一次看到就跟我說: Krebs? 生物化學裡不是有那個Krebs' cycle嗎?

是的, 這個Krebs就是那個化學家Krebs的兒子啦! 不過他是研究鳥類學的. 原來研究小鳥, 有朝一日也會變成Lord - 這真是個振奮人心的消息!

11/10

非常沮喪! 今天做fMRI掃描 (這是課程的一部份, 讓大家"體驗"一下實驗是怎樣一回事), Winz發現他的英文實在不靈光 - 重點是, 如果遇到七嘴八舌場面 (那種小組討論常見的情況), 他根本沒有辦法分心在不同的討論上. 如果要完全注意A說什麼, 就無法分心去"盯"B在講什麼. 這對於fMRI實驗是很重要的, 因為通常操作室裡一個人要同時留意不同事物, 有時候邊對A說話, 左耳和右耳必須聽B與C的指示. 我只好不斷鼓勵Winz - 當初王建民剛到美國的時候應該更慘, 所以我們還不算那麼慘. (老實說, 我常懷疑建仔打輸球的時候不是因為運動細胞, 而是因為英文不好的問題... )


12/10

從早上五點開始, Winz就吵個不停, 原來在洗衣服. 我不斷勸他去問室友洗衣間在哪裡, 偏偏這個人非常鐵齒, 寧可自己跑上跑下去找洗衣間. (不過說的也是, 如果有人凌晨5:00敲門問我哪裡有洗衣間, 我一定以為見到鬼).

結果發現整棟房子好像沒有洗衣間. 正當我在訥悶 : "這就是宿舍費那麼便宜的原因" 的同時, 神奇的Winz已經用肥皂和房間內洗手台的水洗好了三件內衣. 雖然我看見這些所謂洗好的內衣被掛起來的時候, 還不斷有肥皂泡滴下來 - 不過就英國人的標準而言, 它們應該算是乾淨了吧:)

另一件與衛生有關的大事是, 我們住的宿舍裡, 浴室即將要開始翻修 (他狗的! 這種事怎不在開學前搞完!) , 所以下週一開始Winz要面臨沒有地方洗屁股的窘境. 這時候我們又開始打那個洗手台的主意 (每個房間內都有一個洗手台, 拿來刷牙洗臉是沒問題啦). Winz已經很厲害了, 竟然能用那洗手台來洗衣服, 但是要如何用那洗手台來洗屁股? 我門拭目以待吧!


[絲襪的奧祕]

男士們, 不喜歡看女孩子穿短裙的先站到一邊去. 剩下的請進.

我猜台灣這邊可能受到東洋文化的影響, 對於穿短裙又露出一大截美腿的美眉有特別的偏好. 特別是大腿 - 不管你穿靴子或襪子也好, 大腿那一截固定露出.

我比較偏好英式大腿...... 我是說, 美眉搭配短裙的方式. 她們通常穿短裙的同時搭配著黑色絲襪, 看起來非常苗條好看. 而且就某方面而言, 多了一點純真與俏麗感; 我和Winz都這樣覺得! 一整個就是養眼! (喔喔喔~ Winz你又在肖想那個MaryAnn了! )

xx xx xx

下午終於和supervisor碰面, 我發現Winz邊講話時眼睛故意睜大, 大概是要表現出特別專心聆聽的神情. 狗! 這顯然是在台灣醫院打混多年訓練出來的"與長官談話標準表情". Winz最大的收穫是終於找到自己的desk - 喔喔喔! 這讓他臉上露出了十分得意的表情 (不過那個desk給人的感覺, 有點像是在網咖一樣. 也就是, 即使上色情網站也不會被人發現的隱密角落)
一龜一劍平生意 負盡狂名十五年
o興......... .....興O



0

#2 已離線   Myashaw 

  • 幼稚園學生
  • 群組: 正式會員
  • 文章數: 24
  • 註冊日期: 21-June 07
  • Gender:Female
Reputation: 0
Neutral

發表於 13 October 2007 - 10:44 AM

[quote name='winz' date='Oct 13 2007, 01:21 AM' post='1041523']
8/10

我已經忘了今天在做什麼. 只因為Winz, 他很鐵齒地堅持每天都要記錄, 所以一定要寫些什麼. 今天是實驗室的induction day, 我發現Winz除了在打探有沒有俏麗英國妹以外, 整天都在昏迷中. 典型的induction就是把一堆人叫在一起, 放著非常無趣的幻燈片, 講一些院內組織守則之類的東西.

晚上的College dinner非常驚人! 坐在比霍華格茲學院飯廳小N號的Jesus College飯廳裡, 大家都不知不覺地小了N號. (食物... 和哈利波特吃的比起來 , 也小了N號). 這些小N號的種種, 學院的人有個特殊名詞稱之為"cute". (e.g. a cute dining hall......)

至於我個人是比較喜歡"luxury"這個詞啦!

請問你們都是Jusus College的嗎? 請問這個College怎麼樣呢?
因為我想要找的supervisor也是這個College的所以想說問一下,謝謝喔.....
還有我想請問妳們當初聲請的時候英文成績是多少呢?謝謝
0

#3 已離線   ZINHUDASHA 

  • 幼稚園學生
  • 群組: 正式會員
  • 文章數: 24
  • 註冊日期: 09-April 07
Reputation: 0
Neutral

發表於 13 October 2007 - 08:00 PM

winz大

小弟看到你在交換日記版上PO文
與前文重複了一個關鍵字 "MarryAnn"

我能去參觀您的實驗室嗎
我對fMRI很好奇 :ohWTF
這樣理由你能接受嗎 :15:

我可以請您到KEBLE吃頓午餐喔

感恩

zinhu
0

#4 已離線   huangkhgary 

  • 博士後研究
  • 群組: 正式會員
  • 文章數: 603
  • 註冊日期: 01-October 05
  • Gender:Male
  • Location:Oxford
Reputation: 0
Neutral

發表於 13 October 2007 - 09:25 PM

Hey Winz

Nice to meet you today, hope your work is going well! Busy man!!

Dear Myashaw, I believe, Winz is Winz... Even though he always does 2 people's work in one go, including writing a light-hearted diary (I quite enjoyed reading it, too :) , who's Mary Ann ah? :P )

Hope you all have a lovely weekend,
g
~Turquoise~
0

#5 已離線   winz 

  • 系主任
  • 群組: 資深會員
  • 文章數: 2179
  • 註冊日期: 27-December 03
  • Gender:Male
  • Location:龜殼內
Reputation: 75
Good

發表於 20 October 2007 - 08:12 PM

13/10

一大早Winz又在製造噪音, "試穿"待會兒入學典禮要穿的大禮服... 穿好了還不夠, 必需自戀地自拍幾張下來才算完成. 畢竟這套衣服花了幾十鎊準備, 總得證明確實被用過.

我和Winz都發現一件事: 以大一學生而言, 英國男女發育真是驚人! 拍入學照的時候Winz暗想: 天啊! 那我大一的時候, 簡直像個初中生! 放眼望去, 學院裡的男生又高又壯著比比皆是; 女孩子前凸後翹者亦大有人在 :oclap: 難道之的是飲食或基因的緣故嗎? 我們發現到排在最末(個子小)的幾個幾乎都是東方女生.

14/10

今天有人在本犬的日記裡留言, 叫本犬好生緊張 !

Myashaw同學, Jesus College學生很少, graduate學生加起來才一百多個. 不過跟據上次拍入學照的經驗 , 大學女生中金髮妹不少. 希望這些訊息對你有幫助.

如果妳是女生的話, 那我再補充一點其它消息好了. Jesus College在Ship st.的宿舍沒洗衣間沒廚房, 所以想大煮特煮的話, 別挑這間. 又, 如果是有關申請的事情, 妳還是先向欲申請系所詢問才是. 例如那位妳想學習的supervisor, 他如果是XX系的, 先向XX係打聽, 因為是否入學是由系和大學在管的. 學院只是一個住宿或社交性的東東:)

Winz, 下一個問題該你!

Z同學您好! 我很歡迎你來玩唷! 不過我才剛到實驗室沒多久, 老實說還不太熟悉環靜. 例如fMRI室, 我的使用權限也還沒核發下來^^ 如果你想看看實驗怎麼做, 也許最好的方式是來做一回實驗受試者. 我們有些實驗很簡單, 只要躺著看看圖片按按鈕即可(還有錢可拿!) 只是要先說明, MRI設備是在John Radcliff hospital, 坐公車過來大概要45分鐘(回去較快, 20分鐘而已). 我最近正在計畫一個簡單實驗(就是不打針不刺激, 躺著按按鈕的那種), 假使情況不錯的話, 我一定邀請你來玩!

喂喂喂 ~ 給你方便你當隨便, 回答問題怎麼看起來像是在打廣告? 要找subject也不是現在好嘛!

然後, Maryann是一個一起上課的女生啦! 老實說她什麼來歷根本不知道, 不是Winz實驗室的就對了, 是可愛的金髮妹唷 (金髮妹這個區類底下, 有可愛與惡爛兩個子區類)

15/10

現在發現, 其實實驗室是位於一棟, 類似鐵皮屋或"合成屋"之類的房子裡. 妙哉! 我猜和機器的設置有關.

當年台北榮總的3T MRI放在地下一樓, 因為根本搬不下去, 索性就在地面上挖個洞通到地下, 然後用怪手把機器安放好, 再把洞補好(就是MRI室的屋頂啦). 且安置MRI的那塊地板, 還要用水泥特別填實, 因為機器太重怕壓破地面. 我猜, 現在醫院可能也是這樣考量 - 如果新找一個空間放3T MRI, 就省去搬來搬去挖來挖去的麻煩. 然後就地在機器周圍蓋起實驗室.

如果MRI有靈, 會發現Winz這批人不過是圍繞在他身邊的寄生蟲吧 ^_____^

16/10

今天Winz很晚回家, 有點怕怕的.

搭上陌生的班車, 也不知道是否會順利回市中心. 以往在倫敦搭車, 太多次遇到那種半路not in service的情況. 就在一片細雨與漆黑中, 遠方出現熟悉的景像 - '筷子樓'! 那不就是在市中心的路上嗎? 頓時叫人心情開朗, 彷彿"筷子樓"是神賜下的大禮一樣... 人真是可憐的物種.


17/10

早上開完lab meeting, Winz和教授講了幾句話 (赫! 她感冒已經好了, 但是現在該Winz一直流鼻涕 ,果然是被她傳染的), 之後完成了本日最大的豐功偉業 -- 終於拿到大門使用權限和電腦帳號. 這讓Winz臉上露出了猥褻的"我終於可以大搞特搞"的笑容.

我發現這整個實驗室原來是娥眉派. 教授現在的學生中, 博三博二都是女生, 其中博二那兩個長得不錯. Winz的同學一個是來自馬來西亞的媽媽, 另一個是那個博三學姐的妹妹 (姐妹兩人同一個supervisor, 這還真稀奇! 在我的星球是絕不可能的!) Winz真是羨慕那個妹妹, 因為有她老姐罩下去...... 應該說是有她老姐的實驗計畫接下去. 這就好像, 劉備腳一踏進益州, 自動把劉璋的江山接下來一樣 (咦! 牛津的學生都不看三國演義的嗎?)



參加Greg的實驗賺的受試費25鎊, Winz說要拿去好好吃一頓, 然後買個Kettle - 已經喝了快兩個禮拜的生水, 等天冷就撐不下去了.

目標: 火車站附近某家吃到飽. 去吃到飽的店就要有吃到飽的樣子. 首先, 要有吃到飽的霸氣 - 這點Winz絕對不缺, 就是要擺出 "老闆, 廢話少說, 給我盤子和叉子 - 我可以吃飽一個地球"這樣的氣度. 接著, 一定要巡完所有菜色候再開始吃. 例如有沒有蔬菜, 肉有那幾種? 菜裡肉多不多等等. 最重要的是, 吃到飽是非常難得補充營養的時機, 一定要用心吃. 像澱粉類的東西平常土司裡就有很多了, 所以千萬別發神經去夾chips. (除非平常都在吃肉. 不過如果這麼有錢的話, 大可以請個私人廚師來煮飯)

問: 如果已經很飽, 怎樣吃得更飽 ?

答: 如果已經很飽, 心裡要想 - 狗! 現在放著肉不吃, 回家吃罐頭豆子! 想到罐頭豆子, 再想想Sainsbury那種沒味道的餅乾, 會讓人馬上鼓起勇氣, 再來一盤!

最重要的是, 回家要馬上吃張國周強胃散. Winz身上沒帶別的藥, 就是張國周和正露丸 - 所以我說不能小看他的智慧, 膈膜以上不要去得罪, 膈膜以下卻得罪不起!!

18/10

繼禮拜二的鼻涕日與禮拜三的咳嗽日之後, Winz今天看起來氣色不錯.

精神好的結果就是, 他晚上又在玩game. 有一個叫"凱撒大帝三"的遊戲, 我還沒認識他以前他就在玩. 這種遊戲叫city building, 像有名的Simcity一樣, 把一塊空地變成一堆建築. 非常自戀的遊戲. 據說希特勒先生的興趣之一就是搞建築; 當他活著最後的日子裡, 整天窩在地下雕堡裡面, 看著"帝國首都的建築模型", 繼續想像他偉大的帝國, 哪裡該蓋歌劇院? 拱門要怎樣設計...... 事實上他那碉堡外的帝國首都已經葛屁了.

這讓我想到為什麼像"模擬城市" "文明帝國"這些遊戲這麼樣地風靡世界. 人類是基底性的自戀.


19/10

一大早發生驚魂記, 來在台北實驗室的消息, 讓Winz以為自己白日夢裡的authorship變成屁 (照Winz的說法, 屁比白日夢更不真實). 好在情況不是那麼悲慘.

這件事可見, 所謂靠發表paper吃飯的學者, 真是非常可憐. 一開始往往要自己擠出想法(還不敢告訴別人), 自己偷偷挖時間, 花錢測試; 然後弄出點什麼東西以後要看review board的臉色, 到處拍到處摸; 接著找受試者 , 繼續拍繼續摸, 臉上有口水也不敢擦掉 ("唾面自乾"); 然後一旦以為有什麼結果以後, 就要開始政治運動; 最後則是用跑完大半馬拉松, 將要在最後100公尺衝刺的力氣把東西快快推上那個白紙黑字的世界. 在此之前, 要擔心所有事情可能到頭是一場屁; 在此之後, 不管什麼屁都得讓人擔心!

在擔心白日夢與屁這兩者之餘, Winz今天有了大發現: Cornmarket st.的麥當勞原來開到凌晨! 這真是個好消息! 意味著大學時代的"子時宵夜"文化即將復興. 只是宵夜吃M好像怪怪的. 在天寒地凍的夜晚, 不該是香草奶昔! 如果有晚排骨酥湯該有多好!!

本篇文章已被 winz 於 20 October 2007 - 08:17 PM 編輯過

一龜一劍平生意 負盡狂名十五年
o興......... .....興O



0

#6 已離線   huangkhgary 

  • 博士後研究
  • 群組: 正式會員
  • 文章數: 603
  • 註冊日期: 01-October 05
  • Gender:Male
  • Location:Oxford
Reputation: 0
Neutral

發表於 23 October 2007 - 01:21 PM

As Winz come to Oxford, Gary has dropped another place on Taiwanese' stomach capacity ranking in Oxford..

I wonder if anyone can come close to Mark, though... XD
~Turquoise~
0

#7 已離線   馬克貓 

  • 留學版版主
  • 群組: 版主
  • 文章數: 1052
  • 註冊日期: 26-October 04
Reputation: 10
Neutral

發表於 23 October 2007 - 05:43 PM

Oh... actually... I'm retired. You know the reason... :sad:

Now I'm a vegetarian and on a diet.

Amen... :8:
All faith is false, all faith is true.
Truth is the shattered mirror strown in myriad bits;
while each believes his little bit the whole to own.
-- Sir Richard F. Burton, "The Kasidah"

The trouble with the world is that the stupid are cocksure,
and the intelligent are full of doubt.
-- Bertrand W. Russell
0

#8 已離線   huangkhgary 

  • 博士後研究
  • 群組: 正式會員
  • 文章數: 603
  • 註冊日期: 01-October 05
  • Gender:Male
  • Location:Oxford
Reputation: 0
Neutral

發表於 26 October 2007 - 07:19 AM

Poor Mark....

and poor large amount of vegetables XD... A good change of title would be : "Taiwanese Vegetarian with largest stomach capacity".... XD
~Turquoise~
0

#9 已離線   winz 

  • 系主任
  • 群組: 資深會員
  • 文章數: 2179
  • 註冊日期: 27-December 03
  • Gender:Male
  • Location:龜殼內
Reputation: 75
Good

發表於 28 October 2007 - 10:57 PM

20/10-21/10

這兩天Winz一直在想一個核心問題: "我他ㄇ的大老遠跑來英國, 到底要做什麼實驗?" 要想出實驗不是難事, 問題是要想出"有人願意來當白老鼠的實驗", 這真是天下難的事. 特別是疼痛實驗, 他說這種東西他不敢去街上拉人,老實說本犬也不敢...... 所以核心問題就改寫成 "我他ㄇ的大老遠跑來英國, 要怎樣才能找到人來當白老鼠?"

換個角度想, 如果能設計出"不必接受疼痛刺激"的疼痛實驗, 那就是天才的做法. 例如, 讓人看身體受傷的照片, 請他想像自己疼痛的樣子 - 這就是標準答案之一, 大家都願意來當白老鼠. 可惜這個idea已經有一堆人在用了. 結果這兩天Winz就在他那人窩般窄小的寢室裡走來走去 (因為太小, 走兩步就要迴轉), 拼命仰天長嘆(不小心還會撞到吊燈) "我他ㄇ的大老遠跑來英國, 到底要怎樣想出不讓人感覺到痛的疼痛實驗?" (這個核心問句, 看來以後會越來越長.)

22/10

學校的餐真難吃. 簡直無法理解他為何吃得那麼高興. 顯然他的口味在經過數十日Sainsbury local的調教後, 已經到了看到熟食就流口水的地步.

學院的餐桌讓我想起一個故事. 以前人家講, 在劍橋數學還是物理系的飯廳裡, 假使服務生發現桌上有人拿鉛筆亂畫, 不可以隨意擦掉 - 因為這些劍橋的高材生們無時無刻不在發明創造, 搞不好吃飯的時候想出什麼公式就信手寫在飯桌上, 你給人家抹掉也許就是毀滅了人類的文明...... 後面這句是我自己加的啦! 人啊講話都很誇張的.

從John Radcliff hospital回市中心的路上, 會經過一段蠻鄉下的地方; 兩邊都是稻草田, 還可以看見牛隻走來走去. 我發現這是Winz一整天最輕鬆的時刻. 雖然每次上公車前, 他都很正經地, 口沫橫飛地宣稱"等一下在公車上, 要繼續思考我那個他ㄇ的實驗!" 但是公車開動不久後, 他的目光就被窗外景致吸引了. 這就是天才與凡人的差別. 如果是牛頓, 可以想一個問題想到大便拉在褲子上都不知道; 如果是Winz, 一陣炸薯條的香味就可以讓他破功.

晚上遇到一位室友 - 住進宿舍兩個禮拜來Winz第一次遇到對面住的人, 是個念經濟的威爾斯男生Joel. 這終於證實了我們這間宿舍不單只有Winz住. 雖然經常可以聽到其他人在走廊走動的聲音, 但是你沒見過真的室友, 怎麼確定"真的有其他人"? 搞不好一切都是走廊的播放的音效, 讓你以為有其他人住 - 搞不好一切都是局, 自始至終整棟屋子只有你一個人住!! 哇! 感覺有點像是Steven King的小說佈局, 亂恐怖的.

23/10

Merle是個很值得學習的人. 在Winz來英國之前有讀過她的paper, 覺得"哇! 就是要在這種地方, 才能學到這種東西 Urz". 幾天的接觸下, 我發現這位Merle小姐其實也是一個頭兩雙腳, (唯一厲害的是,她是業餘女高音 - 等今年PhD拿到, 就要改行去唱女高音了) 但是她有一點可怕的地方, 就是非常地衝, 而且是有自信的"衝". Winz也覺得自己很衝, 但是我覺得他的衝是"台式的衝". 台式的衝就是有著像機器人般的精神, 可以反覆做同樣的事而不勞累, 動起來的時候像勁量兔, 等起來的時候則是發揮無比的忍功...... 可是台式衝有一個問題 - 這種衝的人往往缺乏自信. 我常問Winz - 這個你做一次就好了, 幹嘛做三次? 他總是回答我"怕錯啊! 不放心啊! 多做幾次!!"

Merle不會等, 她一定衝第一個. 今天實驗室來的訪問學者Rob, 就被她整整抓了一個下午. 雖然感覺其他同學有點可憐 (他們可能也有很多問題要問Rob), 但是Merle先衝就先贏. 最後的輸家則會是"穩健踏實"坐在位子上"靜觀其變"的台灣阿衝. 幸好在我提醒之下, Winz總算動了金口, 主動介紹自己給Rob認識 -結果發現人家是個好到不行的紳士. 有時候忍耐不是美德, 莽撞一點才有贏面.

24/10

不知道有沒有人專門把Youtube當成點歌器的? Winz有這個習慣, 把一些老歌收錄到一個播放串裡然後撥出來. 最近的玩法是去收集Billboard的80年代年終排行, 然後在Youtube上找出來, 編成播放串依序撥出, 感覺像是回到小時候, 收聽年終倒數一樣! 好玩!

Youtube的另一個樂趣是, 可以欣賞其他人對音樂的評論. 這就好像在播放年終倒數的時候, 還有樂迷電話call-in進來一樣. 趣味!!


80年代! 屌!


25/10

今天下午Winz巴豆夭, 大步踏進醫院餐廳享用了薯條和青菜 - 也許說"薯條好吃"這句話有點奇怪 (就像在台灣, 很少聽到有人說白飯好好吃), 但是薯條若炸得香噴噴的, 真的讓人難以拒絕.

26/10

現在實驗室的狀況非常混亂. 原本Asma和Winz各據一個位子, 後來他們才發現原來教授安排給他們的位子, 是公用電腦 (換句話說, 已經沒有私人位子 , 所以先把公用位子拿來權充一下). 所以往往有人一屁股佔上去用, 他們也不太好意思說話. Asma那台電腦偏偏是GSK專用的 (這是一個謎! 我們到現在還不知道GSK到底是哪家肉包), 而她又沒有帶notebook, 所以每次只好借用Winz的座位來用他的電腦. 而Winz只好拿著自己的Mac到處打游擊. 我猜Asma是因為她那台Acer太重不好帶; 相形之下, 我發現Winz有那種"喜歡帶著Mac到處打游擊"的傾向, 可能是基於某種愛現的心結, 想要展示給lab的人看 "我的Mac很強吧! 到哪裡去都可以生存!" 這種Mac狂真討厭! 不知道他們是愛現還是愚蠢!

長久下來終不是辦法. 教授說她已經張羅了新的桌椅, "很快"就會在辦公室增添新的座位. 不過看來看去, 好像這個鐵皮屋容不下更多座位了.


這幾天陸續幫Winz找新家, 條件是"和醫院非常近, 近到回家洗個澡再回實驗室, 程式還沒跑完"這樣. 我發現Asma聽到這件事, 臉上露出羨慕的眼神 - 要說到搬家, 她還要考慮先生和阿姨和三個小孩一共六的人的問題 - 我和Winz光是用想的就頭昏了. 前幾天聽到Asma和伊朗女Eli聊天才知道, 她已經37歲了! 天啊! Winz第一次有那種 "我還不是最老來唸書的人"的屈辱感... 應該說, 要好好調適一下, 身為小弟的心態了!
一龜一劍平生意 負盡狂名十五年
o興......... .....興O



0

#10 已離線   owenpediatrica 

  • 碩士生
  • 群組: 正式會員
  • 文章數: 280
  • 註冊日期: 23-August 05
Reputation: 0
Neutral

發表於 30 October 2007 - 10:48 PM

subconciously I think it might be relevant but somehow getting a loose end

behaviour inhibition: is it courage (resiliency) or the opposite (coward-ness?) ?

when we face stress, the ability to voluntarily inhibit the natural reaction (reaction control) is courage.
On the other hand the situation that we involuntarily inhibit our natural reaction (e.g. out of fear) is not courage, and sometimes quite opposite (coward-ness).

In my memory some people say that the courageous one is inhibited by somewhere in our frontal lobe and the coward one is inhibited by somewhere else, which I don't really care but might be some subcortical activating systems

and i don't really know how it is linked to your unpainful study design though
0

#11 已離線   ZINHUDASHA 

  • 幼稚園學生
  • 群組: 正式會員
  • 文章數: 24
  • 註冊日期: 09-April 07
Reputation: 0
Neutral

發表於 02 November 2007 - 08:45 AM

WINZ大

你的文筆還真是好 一人寫二角 寫來不衝突又互相應襯 高啊

我真得能去拜訪你嗎 哈哈 但是不作受試者行嗎 :ohWTF
凱薩大帝三好難啊 我過到地震那關就卡關 ><
但是這遊戲還蠻好玩的 曾幾何時我也曾為了他廢寢忘食
年輕真好 :oclap:
話說回來 有空來KEBLE 我請您吃個午餐

忠實觀眾

Z
0

#12 已離線   winz 

  • 系主任
  • 群組: 資深會員
  • 文章數: 2179
  • 註冊日期: 27-December 03
  • Gender:Male
  • Location:龜殼內
Reputation: 75
Good

發表於 04 November 2007 - 10:57 PM

27/10

不知道在幹啥的一天. 早上聽到Winz和媽媽講電話講到面紅耳赤, 原來又是和錢有關的話題. 錢真是很奇特的東西. 一堆人想教猴子使用錢, 到現在還沒辦法教會. 有本課本好像是這樣說的, 人類是唯一會使用secondary reward的生物. primary reward就是食物和性啦, secondary reward當然就是銀兩...... (說來這些行為學者也真討厭, 錢就錢嘛, 偏偏要叫它"secondary reward"...... 書呆子!)

話說Winz好像對貸款這件事很感冒...... 怪了, 有錢拿不是很好? 幹嘛那麼害怕貸款? 我是不懂人類如何還款啦, 不過貸款的款是secondary reward, 還款的那個款也是secondary reward, 又沒有升級成tertiary reward, 怕什麼?

然後我就講了一個故事給他聽, 紓解一下他緊張的情緒. 大意是: 以前在楚國有個人掉了一雙鞋子, 後來被另一個楚國人撿到拿去用. 吳子聽到這件事覺得不錯; 因為吳子是講國家至上的, 既然"楚人失之, 楚人得之", 所以對楚國來講根本沒有損失. 吳子就說"可也!"

後來孔子聽到了, 就說 "人失之, 人得之; 可也!"

最後老子聽到了, 他說 "失之, 得之; 可也!"


講完以後, Winz一整個頭腦發昏(有這麼難理解嗎?), 又跑去睡覺......




28/10

一起床就發現時間不對; 夏令時間結束了, 好像又多賺了一個小時.



早上下著綿綿細雨, Winz去完教堂以後跑去French market兜了一圈. 滿滿都是食物香, 還有好吃到不行的土耳其糖果 ^_______^ 三個禮拜前那裡是Winz初登陸牛津的地方; 我還記得那時候是凌晨5點, 一片黑漆麼烏的. Winz拖著行李從車站穿過這個市場到街上 (廢話, 那時候當然一個鬼影都沒有; 酒鬼影倒是有).

週末下午在Cornmarket街上常有表演藝人. Winz說他想起以前在倫敦的時候, Covent Garden到了週末也有一票藝人. 他說以前曾有個想法, 寫一個在台灣汽機車擦撞的短劇, 就是那種大街小巷經常看到的景象(先是兩個人互罵, 接著叫警察來, 叫兄弟來, 大家罵來罵去...... Winz最愛寫這種都是髒話的劇本 >_< ) 然後劇名就叫 "七個街頭藝人". 老實說我覺得這種劇非常無聊, 不過我喜歡那個名字 :)

29/10

終於, 他要開始搶錢了. 我叫他去看一個英國postgraduate學生的網頁, 上面都是有關獎學金的資訊. 結果他說查了一個早上, 發現能申請的就是那幾個他早就知道的 - 也就是那幾個現在根本沒辦法申請的. 他又開始跟我抱怨某某某在申請書上打個勾勾就拿到錢的事. 呵~


30/10

果然一整天他老闆都沒和他提起實驗protocol的事. 這讓他開始有點緊張起來; 然後台灣那邊, 人家也說資料要慢慢研究, 所以現在他也沒辦法繼續把paper寫完. 所有事都懸在那裡沒進展, 我就建議他: 乾脆趁這幾天把之前沒寫完的搞笑故事繼續完成吧! 不要辜負了劇中人啊!

會不會現在我和Winz閒來盪去的原因, 也是因為我們的作者忘了為我們撰寫接下來的故事?


31/10

我很喜歡在公車上看老人家上上下下. 每次Winz在打瞌睡的時候, 我都忍不住盯視著各種老人 - 如果你總是到醫院上班上課的話, 經常看到老人一點也不稀奇啦!

每次看到英國的老人我就有一種非常nostalgic的感覺. "哇! 這些人類可都是經歷過戰爭的!" 這種感覺很奇特. 就好像Winz說, 他以前在榮總的時候, 常常會猜想 "哇靠! 這位有氣無力的老榮民, 當年搞不好拿起刺刀桶過日本鬼子! (嚇~ 光是想到那種情景就皮皮挫)"

我看到英國老人的時候就有這種感覺. 某個如今只能拿著拐杖碎步前進的老頭, 也許在六十幾年前的今天從補給站取了一塊麵包, 然後飛快地在瓦礫堆中穿梭, 回到只剩下半邊牆的家裡拿給媽媽作晚餐. 想到這裡, 就會覺得眼前的一切好像都變幻夢!



對了, 我後來把Owen的留言告訴Winz, 他又告訴Asma; 看起來那個idea和她的研究主題還蠻類似的. Winz說他以前有想過一個關於cognitive control的邪惡實驗, 有點類似go/no-go paradigm, 不過反過來. 例如, 當你被電的時候, 要按"我不痛"的那個按鈕. 簡單說就是要去否定自己的疼痛經驗. 不過這種實驗很可能會把受試者惹毛, 然後在機器裡踢來踢去, 大聲罵髒話.

1/10

一陣大搬風以後, 今天Winz終於有了自己的座位. 看他蠻高興的, 坐在可愛學姊Chantal的旁邊; 不過我倒是提醒他, 那位學姊看起來好像很stress的樣子. 話說回來, 念到博二還不stress, 那麼本身就值得好好被研究了(crisis-insensitive?) 話又說回來, stress且可愛的女生和stress且不可愛的女生, 當然還是前者比較好啦! (因為不stress又可愛的女生, 這種人類好像在lab裡絕跡)

拜搬桌椅和垃圾之故, Winz第一次到鐵皮屋的頂樓去 (平常那裡是鎖著的). 裡面有看起來很森嚴的機房, 不知道為何, 我突然有種邪念: 如果住在這裡, 就不用繳房租了!




Winz說神奇哈第四話是他最滿意的一部. 我看來看去, 好像除了不斷嘲笑主角神奇哈以外, 沒什麼新梗.

我記得他在台灣看哈利波特七的時候, 就在那裡嚷嚷 "哈利波特怎麼從來都沒生過病?" "他為什麼都不會牙痛?" "Ron什麼時候換乳齒?" 等等世界無聊的問題. 還有, Hagrid的小屋裡好像沒有廁所, 那他是不是都拉在森林裡 (以他的體型, 一般的免治馬桶應該也無法應付). 他唯獨對Luna印象特別好, 一直說如果將來哈利波特有後傳, 應該要以Luna為主角. 這看起來很有可能, 因為羅琳女士最後並沒有把Luna的結局寫死.

如果10年後, Luna會變成怎樣的人? Winz跟我說他大膽設想, 故事應該是這樣子: 隨著年齡增長, Luna發現她過去所堅信的奇妙事物都是狗屁, 越來越發現世界的現實面, 當然包括現實面的殘酷與不天真. 所以她慢慢和其他人疏遠, 連同學會也不願意參加 (眼看其他人都生活在羅琳筆下的幸福世界裡, 她心裡會有些不平衡與失落, 最後轉為抗拒與退避). 她最後到蘇格蘭某個古堡去當解說員, 嘲笑那些小孩子們信以為真的浪漫故事 - 這真是一個出乎人意料之外的故事開端!

然後有一天, 魔法世界的第三次世界大戰開打了
(以下回轉到老掉牙劇情...... 小學一年級學生就可以編了)



2/10

今天Winz竟然中午吃完飯以後就打包回家了. 跑去學院辦公室幹了些沒三小路用的事, 然後回去寫了一封沒四小路用的email給科裡的秘書, 好像是問醫院有沒有提供宿舍這樣...... 自從昨天聽到ErC提起住在醫院宿舍的事, 他現在滿腦子都在想這回事. 想像醫院宿舍裡乾淨的廚房和爐子, 然後該怎樣大煮特煮...... 好像房子本身就是一道菜一樣.



原本說好明天早上要去學院吃早餐的, 結果晚上他又在玩凱撒大帝. 早上他還寫了email給Z先生, 解釋為何實驗室沒辦法歡迎參觀的苦衷; 其實他正要繼續說明凱撒大帝的破關方式 (雖然他現在也不過玩完第九關).

好啦! 讓你寫一下過過癮!


呼! 呼! 既然有人問到, 就不吐不快了!

凱撒三每個關卡都有條件, 其實真正會卡關的只有人口數與繁榮兩項. 而兩項又是相關連的. 你可以拼命蓋草茅, 人口馬上變多但是繁榮度驟降; 所以最好的方法是把有限的住宅升級成容納更多人的高級住宅, 一方面增加人口數一方面又提高繁榮度.

關鍵就在糧食. 糧食產量一定要高於人口需要. 市場的配置還是其次. 市場與住宅的相對位置可以這樣佈置:
XXXXXX
XXXXXX
XXTTXX
XXYYXX
XXYYXX
XXXXXX
XXXXXX
這就是典型的口字型住宅區, X的地方是住宅區, T是水泉, 4個Y可以放一個中型雕像. 每四個口字住宅區中間放一個倉庫和蓄水池, 然後在每個住宅區旁邊設置一個市場 (所以就有四個住宅區, 四個市場, 中央一個倉庫一個蓄水池). 這樣個組合如果都升級起來, 容納3000人不會是問題.


說完了嗎? 再繼續講下去明天就起不來了!
一龜一劍平生意 負盡狂名十五年
o興......... .....興O



0

#13 已離線   馬克貓 

  • 留學版版主
  • 群組: 版主
  • 文章數: 1052
  • 註冊日期: 26-October 04
Reputation: 10
Neutral

發表於 05 November 2007 - 01:28 AM

交流一下 ^^
凱薩3我都是這樣蓋的, 和平和戰爭模式所有關卡都可以全破

獨立區域模組:
文章圖片

1. 可像組合式地毯那樣, 向上下左右增加此模組
2. 神廟預留空位給後期升級成中型
3. 不需要水道的方向, 在原水道適當位置放上雕像或花園即可
4. 工業區, 農業區和巨大娛樂建築都放在模組外圍

缺點: 工人常會不夠用... Orz
所以在工業區或農業區我也會放一些小型住宅區做為屯墾用 (類似你的"口字型住宅區")
All faith is false, all faith is true.
Truth is the shattered mirror strown in myriad bits;
while each believes his little bit the whole to own.
-- Sir Richard F. Burton, "The Kasidah"

The trouble with the world is that the stupid are cocksure,
and the intelligent are full of doubt.
-- Bertrand W. Russell
0

#14 已離線   ZINHUDASHA 

  • 幼稚園學生
  • 群組: 正式會員
  • 文章數: 24
  • 註冊日期: 09-April 07
Reputation: 0
Neutral

發表於 08 November 2007 - 08:52 AM

二位大大一出招
真教小弟我汗顏
玩凱薩三居然要排建築陣列
天啊 我都是看心情蓋的 然後缺啥蓋啥
蓋的亂七八糟 然後時間到就哭了 ><

高手賜教啊 我得好好練習

哈哈 謝過二位 :oclap:

z
0

#15 已離線   huangkhgary 

  • 博士後研究
  • 群組: 正式會員
  • 文章數: 603
  • 註冊日期: 01-October 05
  • Gender:Male
  • Location:Oxford
Reputation: 0
Neutral

發表於 09 November 2007 - 11:56 AM

ZinHuDaSha = 凱薩一
Winz = 凱薩二
馬克貓 = 凱薩三

幸好進牛津入學考沒有加凱薩三的問題啊, 不然ZinHu就危險了, 而我更沒玩過, 進不了 (冏rz...)

馬克貓還可能拿到免學費獎學金.... XD
~Turquoise~
0

#16 已離線   winz 

  • 系主任
  • 群組: 資深會員
  • 文章數: 2179
  • 註冊日期: 27-December 03
  • Gender:Male
  • Location:龜殼內
Reputation: 75
Good

發表於 10 November 2007 - 11:03 PM

3/11

中午白跑了一趟實驗室, Winz心裡有點空虛. 接著回市中心在街上亂竄, 又在嚷嚷: 如果我也能表演什麼才藝或擺個攤賺錢也好! 表演太浪費時間且收入不定 (再說他也沒才藝可以表演), 擺攤又要賣什麼好?

Ship st. 街口常有一個東方女生在賣首飾, 其中有些是串珠, 這種東西對年輕妹很討好喔! 但是要做串珠也要花時間與心力的; 有什麼省成本的東西可以賣?

如果有材料, 我建議他自己做布偶演布袋戲啦; 不過他又開始龜毛 -- 英文要怎麼演布袋戲? 那就演英文故事啊, 例如布袋戲的哈姆雷特...... 算啦, 我知道這個很狗. 那演神奇哈系列好了. 但是神奇哈是中文故事, 要怎麼翻譯成英文? 例如"恁爸我阿榮仔"要怎麼翻譯? (Me, Ronnie, I am your father......)



一整個無聊.



4/11


早上Winz很匆忙地去洗衣服. 因為他發現自己手洗就是不夠乾淨, 真是的, 明明潔癖的人還跟人家搞手洗.


上禮拜去account重新喬過的學生卡, 今天重出江湖, 再次到學院飯廳刷刷刷 -- 吃了久違的蘑菇與起司派, Winz一臉滿足, 還對著牆上的畫像傻笑 (愚).

很無奈的一個週末; 老闆出國, 實驗停擺 (應該說是繼續維持在起跑點上), 銀兩不足...... 期待下禮拜當白老鼠以後, 馬上賺足25鎊去大吃一頓!


5/11

Winz今天又在講那個哈利波特的後續故事, 都聽到無梗了還在講. 只不過現在場景換到牛津. 他的邏輯是這樣: 牛津在內戰的時候是查理一世的大本營兼保皇黨要地, 所以一定藏有不少古怪. 例如, 查理一世並沒死 : 當初Cromwell抓到的是他的影武者 (這是哪門子什麼不中不西的故事@_@) 其實Cromwell也知道那是影武者, 但是他很聰明, 乾脆將計就計殺掉好昭告保皇黨"世界再無查理一世, 你們死心吧!" -- 而真正的查理一世是從牛津的地下水道落跑.

牛津的地下水道 (絕不能跟他講這個, 要不然沒完沒了) 就是TE勞倫斯在Jesus College唸書的時候去冒險的地方. Winz他不知道哪看來的奇人軼事, 說勞倫斯還在念大學的時候找人划船進入水道, 忘了從哪裡進入, 最後好像從Magdalen那邊划出來. 重點是, 這些水道就是查理一世在牛津的時候挖出來的這樣. 然後梗就是, 裡面有很多寶藏. (睏)

然後, 其中一樣寶藏就是 "Worldslayer" (從"魔法風雲會"借來的名字), 看名字就知道鏘! Worldslayer是箭, 只要射出去就能化解一場世界級的災厄. 但是Worldslayer只有三支, TE勞倫斯發現的時候只剩下一支(神祕, 另外兩隻被用掉, 表示世界曾經兩度面臨毀滅; 卻不知是誰用掉的.) 勞倫斯把最後一支Worldslayer的位置記下來, 但是他並沒有把它帶走 (正是偉大探險家應有的風範...... Winz好像很崇拜勞倫斯). 這個祕密被藏在學院飯廳的某張板凳下面, 直到有一天Winz去吃飯的時候發現它 (不知道這算不算梗? 一整個想睡......)




6/11

今天上的課是 Linear algebra, 上這一系列 (有關工程數學, 寫程式 etc.)的是analysis group的一位大哥, 看起來像是中東裔的大哥, 不過之前Winz聽到他在講法文 (這整個機構裡講法文的人還不少哇! 快變第二語言了 >__< ) 結果今天他自己就講了, 他是在莫洛哥長大, 在法國唸書...... 莫洛哥, 一直讓我有一種亦回亦西的感覺, 真想哪天去那裡看看! (聽說世界上最老的大學就在莫洛哥, 義大利的大學還更晚些)

Analysis group真好笑, 如果說Pain group是峨眉派的話, 那裡就是武當派了, 但是還不能算是少林派啦, 因為有個英國女生和一個東方女生(東方妹國籍不明. Winz現在已經被金髮妹搞得眼花撩亂, 所以沒時間去找黑髮妹) 其他好像都是公的.

Winz說, 搞不好pain group是打算都收女弟子的, 而當初找教授...... 我是說"師太"啦... 的時候, 師太大人把Winz的漢譯名字當成是女的. 假使這樣, 我想當師太大人見到Winz的時候心裡一定很震驚 -- Cow!


7/11


下午Winz開始狗腿, 把台灣寄來的玄米茶拿去請學姊和同學喝. 哼! 還不是我提醒他Chantal桌上有一盒綠茶, 要他拿去請她. 果然瑞士妹原來對綠茶有極大的偏好, 開始說什麼綠茶能舒緩壓力等等...... (搞不懂, 她好像真的壓力很大...... 博二生) 玄米茶除了氣味香以外, 不知道有沒有減壓的功效?

今天他的腳被電得很慘. 一下子是電流通過, 整個腳筋就會"抖"一下; 一下子又是雷射, 突然"激"一下, 嚇得他在scanner裡窮吼怪叫. 如果受試者費用是以"實驗哀叫程度"來給的話, 那這個實驗25鎊是ok啦! 只是我猜他自己的那個實驗, 可能要開到50鎊才有人願意來 >____<

接連著幾天偷懶, 今晚Winz很認真地禱告 (且沒有在禱告到一半睡著, 難得!) 祈禱在世的人都能平安, 不在世的靈魂都能為神所接納......

最近他說李家同有一篇文章蠻感人的. 我讀大意是這樣: 世界上的基督徒已經夠多了, 多到使徒保羅那個年代完全無法想像! (廢話! 保羅連台灣在哪裡都不知道). 這麼多基督徒照理講應該很好呀! 普天下同大欣慶才對呀! 但是事實並不然, 這個世界還是亂七八糟 -- 因為空有這麼多自稱基督徒的人, 這麼多基督徒如果不能愛人, 那有屁用? ("屁"字是Winz講的啦, 人家李家同才不會用這麼不雅的字眼)

總之愛是很重要的. 愛就能創造奇蹟. 例如五餅二魚的故事真相, 會不會就是因為愛 -- 因為愛其他人, 所以大家都把自己的糧食拿出來一起分享, 最後五餅二魚越積越多, 多到大家吃不完? 這不是奇蹟麼?


8/11

看起來和Winz一樣玩凱薩大帝三瘋瘋癲癲的人還不少!


喂巴噗! 不准你說人家瘋瘋癲癲! 這是"藝術"懂嗎? 凱薩三就像下棋一樣, 是講究均衡與調和的藝術!

例如馬公克貓君的設計, 很顯然可以將住宅升級到高水準 , 但美中不足的是沒有3x3的幅員, 因此可能無法升到宮殿. 但事實上他也點出來一件很重要的事 - 如果升到太高, 例如宮殿的住民其實比大雜院還要少! (想也知道, 別墅通常只住好野人兩三隻, 貧民窟卻兩三百人!) 所以第一個問題是升級太高, 總容納的人口數反而下降; 第二個問題是高級房舍的住民是不工作的, 導致城市人口明明很多, 勞工卻不夠用. 所以難就難在這裡: 你既要消滅貧民窟(提升繁榮度), 又不能搞得整個城市都是宮殿!! (那哪來的人做工啊?) <-- 這點是凱薩三整個設計最符合實際也合理的地方. 你一定只能在城市裡創造一群高級住宅區, 但是另一方面也要有一定數量的國民住宅來支撐這些好野人的生活. 所以就這方面來看, 採用2x2的格局並不壞 (雖然說宮殿的樣子看起來確實蠻氣派的), 至少"高級國民住宅"是一定沒問題的啦!



9/11

Winz今天下午和Katie和Asma去學習新儀器, 一種叫做thermode的東西, 可以在一秒內加熱70度, 不過還不夠用來煮蛋啦 (極限只有55度, 連泡麵都不夠用.) 聽Katie說她的pilot study結果極慘, "極"是中文的形容詞啦, 反正就是很慘; 訊號竟然都集中在頭殼, 腦子黑漆馬烏地一片. 我發現Winz又顯出強烈的同理心, 可能是想像自己未來也是類似的遭遇吧! 慘字是別人說的, 三條線卻劃在自己臉上 ^_____^

因為答應人家要寫有關各學院紋章的事, 所以晚上他開始找資料, 卻無意間發現原來各學院的捐款數在Wikipedia裡都看得到 :) 真是芒果級的神祕啊! 有的學院多有的學院少, 就讓他想起了自己台灣可愛的母校, 經常聽到師長說校友不熱心, 缺錢歪歪...... 想當初Imperial College田中商學院的那個田中, 還真是偉大! 校友想晉升為"偉大的校友", 捐錢看來是最快也或許是唯一的方法 ^^

Winz說明天要去各大學院收集紋章的圖片, 有好些學院連門口都沒逛過! 希望他只是去拍拍照就好, 不要又在那裡講什麼牛津下水道之謎一堆有的沒的.

本篇文章已被 winz 於 10 November 2007 - 11:04 PM 編輯過

一龜一劍平生意 負盡狂名十五年
o興......... .....興O



0

#17 已離線   winz 

  • 系主任
  • 群組: 資深會員
  • 文章數: 2179
  • 註冊日期: 27-December 03
  • Gender:Male
  • Location:龜殼內
Reputation: 75
Good

發表於 19 November 2007 - 03:47 PM

10/11

今天下午Winz去洗澡 - 狗! 竟然沒有熱水! 惱怒之餘(說真的, 我不懂這有什麼好腦怒的) 他就回到寢室用那個小洗手台洗澡. 這下我才真見識到怎樣用一個洗手台來洗澡, 實在有夠誇張. 姿勢不雅還不用說, 我真懷疑那洗得乾淨嗎?

Winz倒是很滿足...... 好像還很得意, 現在只要用洗手台洗澡都難不倒 -- 貧困精神+1分. 可笑的是, 就在他雞婆地洗完後兩個小時, 浴室熱水就來了.

11/11

早上去教堂, 發現這家教堂花樣還真多. 每次禮拜有一項"All ages activity"這個節目, 就是牧師召大家搞一些有的沒的"團體活動". 雖然Winz每次都搞不懂這個活動與講道的主題有何關連 (其實牧師會解釋啦, 可是他聽不懂), 但是還得面帶歡喜地一起配合活動, 真痛苦!

有意思的是, 他覺得英國台灣講道的內容還真有差別. 在台灣, 牧師大多是借經文發揮, 引申到一些修身齊家的道理. 在英國, 尤其是以前在London Bloomsbury那個老教會, 牧師往往都是從國際事件, 從世界上發生的事情做開端, 再牽回到聖經的教訓. 不是說那樣子好那樣子不好啦, 而是感覺得出不同的風格. 如果問我我當然喜歡後面那種. 畢竟聽聽別人(世界其他地方)的八卦, 自己比較輕鬆. 如果一開始就談到自己的行為, 喔, 那會很心虛的.

這天牧師(在神祕的all age activity結束後)談到了芬蘭少年殺人事件. 酷! 這正是我想聽的! (Winz好像有點聽不懂...不過他也沒打瞌睡啦) 簡單說, 牧師覺得這個少年強烈地認為自己是對的, 別人是錯的 -- 用某種激進的宗教觀點來說, 他認為別人不僅是“錯的“, 更是道德上"罪的" -- 這就很可怕了! 一個人憑什麼定他人(道德上的)罪? 可是如果真的認為別人是罪的, 整個世界(除了我)都是罪的, 都是骯髒的 -- 那就難以避免地會把自己昇華, 好像只有我是看清世間一切善惡的人. 當這種思想萌發的時候, 接下來還會做什麼就很難說了.

(Winz插嘴說, 布袋戲裡的"傲笑紅塵"就是這種人. 不過幸好的是傲笑紅塵大部分時候都和中原其他正道人士來往, 所以多少會聽到其他人的意見, 其他人也好扮演"煞車"的功用. 那個芬蘭少年就像失控的傲笑紅塵, 且他還是拿槍的)

Winz就說, 那個少年的prefrontal cortex肯定有問題. 應該讓UCL的highly-cited教授們來給他好好研究一下, 因為UCL有更厲害的演算法可以判定他的哪顆腦細胞是罪的. Hail UCL!

不過講真的, 每個人類都是如此吧! 雖然人類通常也不會認為自己多清高, 但判斷事物時難免會有一種衝動: 你不但有錯, 你還是罪的! 雖然說錯與罪根本不相干, 但是即使是偉大的學者都往往會把它想成是一體的, 更別說像Winz那種人; 當然, 又更別說是政客了 ^^

12/11
13/11

Winz說這兩天心情不錯, 看起來研究計畫稍有眉目...... 可憐可憐, 可憐的是, 人的心情竟然會決定於幾張黑字白紙. 怪哉!

假如過著原始人類的生活, 看到食物就流口水, 看到美女衣不蔽體也流口水 -- 這叫正常. 如果看到一張黑字白紙而流口水或在那裡爽得要命, 那肯定不正常.

文明人(我覺得Winz還算文明啦!) 就很奇怪了. 看到食物或美女往往像塊木頭, 可是看到黑字白紙 (比上上面寫著"獎狀","升等令","訂單")反倒興奮的要命. 怪哉! "獎狀","訂單"又不能吃...... 越文明,書唸越多, 那些學問越大的人(e.g.研究生), 越怪!


今天等著老師召見, 下午他開始猛打電腦 在鑽營他偉大的獎學金proposal. 這種東西真是浪費宇宙資源, 寫什麼 "為什麼選擇這個科系?" Winz就寫說: "首先, 拉拉拉拉的研究資源與巴巴巴巴技術在世界上機機機機; 再者瓜瓜瓜瓜教授的團隊的GGGG研究和我的學術目標OOO怎樣怎樣, 然後在這個注重團隊工作與領域整合的年代, 這裡有豐富的歪歪歪歪歪資源......" <--- 真是浪費宇宙資源.

我就提醒他, 開電腦在打這些文章其實是浪費電的, 也就是在浪費核能或水資源. 印表機狂印這些東西更是傷害樹木的生命. 想想看, 那些樹木幾百年無人干擾, 清靜悠然地在森林裡高興得不得了, 突然有一堆人拿著鋸子砍倒他們, 還孜孜笑地說要把他們作成紙張拿來給偉大的博士生創造文化 -- 這些都是樹木的血肉啊! 天底下哪有比這個還要更暴虐的?

Winz聽我這麼一說又心軟了, 可是他說資源還是要浪費, 因為沒有錢就要繼續餓肚子. 傷害樹木雖然很暴虐, 但是餓肚子也很暴虐.


14/11

今天號稱是Winz在牛津遠征首日. (這不是我說的, 但是他逢人就在那裡屁這個). 他說以前在倫敦的時候省錢不搭公車, 一口氣從Parson's Green走到South Kensington, 還這樣來回搞了一個禮拜 (如果我是他, 馬上去買抗腫套襪來穿). 後來有了學生卡以後, 腳下工夫就荒廢了 (雖然"站功"還是得練習, 如果說經常要枯等倫敦地鐵.......) 這回在牛津卻是搭錯車, 給人放到一個亂七八糟的地方. 我猜他是趕著要回學院吃晚餐, 所以一不做二不休乾脆用走的回去 -- 雖然蠻佩服他對公車路線記得那麼清楚 (要是我早就迷路了), 但是也嘲笑他對路程的低估. 結果好不容易快馬加鞭趕回學院, 正好遇到廚房關門大吉.

假使撇開無法趕上用餐這件事不談的話, 這還真是一次意外的旅程, 因為終於可以徒步經過每天搭公車經過的地方, 比方獸醫院, 小教堂, 電器行, 看起來沒啥顧客的chips等等.

就說那家獸醫院吧. 看起來破破爛爛的, 以台灣的標準來講又不富麗又不堂皇, 門口至少也得擺些可愛動物的照片吧! 這樣的小店竟然也有人帶著寵物在裡面就診. 奇了! 這種獸醫院如果搬到台北來, 保證在群獸圍剿下......對不起, 我是說"群醫圍剿"下, 馬上關門! 這是我的看法啦! 不過我不能跟Winz講, 他一定又會說: 你少諷刺了!

又說到Winz被放下車的那個地方, 我一看就不對勁. 根據"垃圾桶原則", 一個地方的垃圾桶東倒西歪絕對沒好事. 這是Winz告訴我的 -- 以前在倫敦的時候就看到, 一票人走過去嘴巴唸東唸西 , 腳下踢東踢西; 可是妙的是當這票人橫過以後, 又有一個人走過去把垃圾桶扶正 ^^ 這就是倫敦這個都市奇妙的地方: 再怎樣亂七八糟的社區, 有亂七八糟的住民也同時存在著守規矩的住民. 結論就是倫敦雖然有好壞區之分, 但是我們眼睛更要爭大, 去看好壞人之分.

不過那天的景象, 看來壞人和壞區稍微佔了上風:) Winz二話不說拔腿就跑. 雖然邊走邊跑也可能被人架住脖子, 但是總比呆在公車站等著被人圍起來好吧! 再說40分鐘腳程以外的學院餐廳, 還有濃濃的chips香在對他招手呢!

每次晚上在英國街上行走, 他嘴裡就會唸著: "萬人大撤退" , "一出宮城就是敵境"這些怪異的句子. 萬人大撤退好像是古希臘的典故, 一群希臘雇傭兵在波斯打仗結束後, 遭到主人出賣; 所有軍官都被殺光, 而剩下的希臘士兵竟然能自立自強, 身處在險境而鎮定自若, 從波斯帝國徒步返回老家. 那種情況就像是晚上漫步在英倫街上一樣, 隨時要注意是否有人拿刀子衝上來, 又要看看搶劫犯的的眼睛在遠處盯視 (老實說我還真服了他, 邊走還可以邊注意那麼多事, 肚子還想著chips). 至於"一出宮城就是敵境"這個典故我是不知道啦, 我猜他大概是想, 在公車上很安全, 一下公車後四周全是犯罪, 很緊張很害怕這樣的意思.


很哀的是沒趕上學院的晚餐, 回到寢室後什麼都沒有. 幸好餅乾還剩一些. 這都要怪他貪吃, 那些餅乾原來是重要時候拿來充飢的, 他平常都當成零食吃掉. 遜......

15/11

凱薩三已經玩完了 (天才! 他2000年買的遊戲, 到這時候才破關. 一個遊戲花了7年破關, 真的夠天才了!) 現在他又要重玩"Stronghold", 這個當兵時買的老早就破關的遊戲. 羅馬時代蓋房子蓋完了, 現在改蓋中世紀的城堡, 好像很有道理. (這又是那種我所謂的"意淫遊戲", 一個人躲在電腦後面自己為自己是中世紀領主, 在那裡掌管臣民死活...... 真是超變態超自大的!) 我看他明天怎樣起床!

他今天說現在有好多新聞看了好可憐. 例如, 有個新聞說有個阿媽對小孩很嚴格, 孫子考試不好就打罵 -- 因為如果小孩現在不唸好書, 就要一輩子住在破爛屋裡 (這種故事通常不提父母, 我們當作不需要父母這個假設好了). 又另外一個故事說一個小學生的阿媽不識字, 所以他的作業也只好亂亂寫, 因為沒有人幫他訂正. (我知道這時候有些人會問"何不請家教?", 台灣這種人還蠻多的.)

這時候他就會趕快開始玩Stronghold, 去意淫一下 (我是領主! 我來造福人民! 人人有麵包吃!)

不過說真的, 假使現在在遊戲世界裡, 假使現在在中世紀的Oxford Castle裡, 偉大的Lord of Oxford聽說了他的子民有上述情況, 他要怎麼辦? Lord of Oxford就會說: 我來賞他一個家教! 我來請宮廷教師教育他. 這很簡單的事(可惜Stronghold裡面沒有"教育"的選項.) 但是在21世紀的台灣事情好像就複雜了. 例如, Winz如果打算匯款去幫助那個小學生, 我一定馬上拉住他 -- 小心這是詐騙!

這就是文明啊! 文明的病越來越多, 但是文明的藥永遠趕不上文明的病. 也許在中世紀的時候有10種病, 最多也只有6種藥可以醫; 而現代雖然有600種藥方, 文明的病卻有上萬種!


16/11

今天早上Winz起床後一臉打混, 說什麼中午要飽餐一頓, 寧可不穿褲子不剪頭髮也要把剩下的旅行支票換掉拿去吃東西. 說到他的頭髮, 我想到一個歷史人物叫“海頓“還是"莫札特"的, 我本來以為Winz是故意要留那種髮型, 不知道原來他嫌牛津理髮店太貴, 一直要等到去倫敦再剪.

說到Pizza hut, Winz對這店相當有感情啊! 他說以前在倫敦的時候, Pizza hut和Deep pan兩家是他最會去吃的外食店, 因為便宜又吃到飽. 尤其是Deep pan, 連週末都有吃到飽. Pizza hut的吃到飽其實還算貴的. (雖然他們兩家的buffet內容都是一樣地貧乏.) 在Pizza hut有個好處就是可以大口嚼青菜, 雖然那些蔬果一看就知道是"從Sainsbury買回來直接開包倒下去"的東西, 完全沒任何加工可言, 但是當你擺了五採繽紛的蔬果在盤子上的時候, 自然感覺就不一樣, 非常食指大動啊! (Winz說, 把生菜開包直接倒入嘴巴, 這叫狗食(他之前就是這樣吃的), 可是放在盤子上就叫人食...... 有病!)
一龜一劍平生意 負盡狂名十五年
o興......... .....興O



0

#18 已離線   winz 

  • 系主任
  • 群組: 資深會員
  • 文章數: 2179
  • 註冊日期: 27-December 03
  • Gender:Male
  • Location:龜殼內
Reputation: 75
Good

發表於 25 November 2007 - 09:55 PM

11/17

今天Winz一大早就爽得要命, 說有同學要來牛津. 這種感覺我相信很奧妙: 以往都只有他去其他地方找人, 騙吃騙喝. 現在自己當起東道主, 好像要嚴肅一點才行.

兩位來自劍橋的同學, 因為基本上算是"同行", 一談之下發現大家所處的圈圈都差不多. 之前有six-degree理論, 看起來現在three-degree就可以牽扯一堆人事物. Winz說這種感覺很像在客棧裡頭, 我亮出一把武當劍, 馬上峨眉派的就過來招呼, 然後青城派的就飛過來問你的誰誰師叔是我師父的死對頭...... 等等. 這時候Winz又創造了一個新詞: 低級學者, 與boss級的高級學者區別. 低級學者聊起來的主題就是: "我的老師和你的老師怎樣怎樣", 好像自己只是馬前卒. 而高級學者不同. 高級學者聊的是: "我怎樣你怎樣" -- 呼嚕, 差別真大!

重點是, 拜兩位師兄姐所賜 (Winz好狗腿! 才見人家一次面就開始拉關係), 他終於如願到了咖啡館一次. 倒不是錢的問題, 而是好幾次他想週末中午在Starbucks享受飲品, 卻發現到處都是觀光客......

像師兄姐(又在狗腿)的好處是, 可以知道人家有錢人過的生活就是不一樣. 與其說重點是了解人家怎樣找錢, 不如說是讓他開開眼界: 唸書就是要這樣有錢才行! (特別是當他看到師兄姐吃了滿桌的麥當勞以後)



11/18

今天他偷懶沒趣教堂. 他說牧師講的東西內容其實都蠻梗的. 但是那些話從牧師口中講出來就不一樣. 這就是宗教奧妙之處. 例如, 媽媽教小孩"不可以撒謊", 這個不可以撒謊的權威性或許是建立在"撒謊就沒有麥當勞可吃"這件事上面. 但是牧師口中說出"不可以撒謊", 整個感覺就大大不一樣. 這時候有一個很特別的東西被加進去, 那就是"罪". 這時候撒謊的意涵就不只是能不能吃到麥當勞, 而是善惡, 罪罰的問題. 這個善惡道德的問題確實很難解, Winz就認為之所以無解, 是因為這些東西根本不需要解, 通通交給上帝就好了(或者任何一種人類所相信的信仰體系). 這就造成一件很奇怪的事: 很多人其實是活在兩種層面的道德下, 第一個層面是"會不會犯法,會不會有麥當勞吃"的善惡觀裡. 第二個就是"這樣做神高不高興, 神認為好不好"的善惡觀裡. 妙的是這兩者並不是平行的, 合神旨意的事情有時候並不是人類直觀上“善“的事情, 反之亦然.

所以再講回來, Winz就說啦, 那是因為人類的"直觀"往往很有問題. 所以講回來就還是人類心智本身的問題了. 咦, 我現在大概了解人類清談是怎麼一回事了. 肚子好餓.



11/19

Winz說他和老闆要錢, 老闆說去申請獎學金. 就某方面而言還真是好消息! 至少表示系上原來有獎學金這種東西. 至於台灣的錢他好像早就不抱希望. 誰叫他念這種三不管, 狗不理, 老師不會的東西.

這就讓他想到那位印度籍的college advisor, 雖然我是不抱太大希望啦, 因為那是你的錢, 人家幹嘛好心幫你研究如何申請? 但是回過頭想, 獎學金審核委員通常也不是特別好心, 所以就當作一劑預防針, 知道"其他人很可能對你的東西不理不睬, 到時候審查委員也是一樣". 人真的很樂觀, 好像自己的申請案寫一寫, 就越來越覺得自己偉大, 錢非我莫屬 -- 也應該說, 人就是因為樂觀才會有動力“繼續把申請書寫一寫“ :)



11/20

到了半夜, Winz上網看到一篇文笑到打滾, 原來是36雨討論版的文章. 裡面有些用簡體字的戲迷不時會傳出佳作. 那篇談論布袋戲中"妖道腳"的文章實在連我都覺得好笑. 例如, 前幾場戲中被偶像英雄斬首的妖道腳, 到了後面幾場戲換了衣服又再度出現在混戰中(連武器也是道具組隨便抓來的...... 牙刷?) 不過這卻很合邏輯 -- 反正是妖道腳嘛, 偶像英雄才不會記得他的臉, 所以讓他們到處串場並不會造成武林混亂.

所以, 妖道腳是在節省劇情人力資源又不致造成觀眾精神錯亂的前提下, 最好的選擇!

Winz據此引申, 就說啦, 原來我們也都在過著妖道腳的人生. 當妖道腳的好處就是很賤, 隨時可死可活. 其實這樣沒啥麼不好的. 除了像偉大的邱吉爾或喬治巴頓那種"一直認為自己必定是個英雄"的人, 可能會無法適應以外, 大部分人應該還是覺得當個默默無名的妖道腳, 其實是個不錯的選擇. 如果現在我們正在上演一齣給外星人看的戲, 那麼Winz現在在電腦前面打了什麼字根本無關緊要. 相反地, 比爾蓋茲的服裝儀容, 就必須道具組特別打點.


11/21

昨天他和Asma討論她的實驗. Winz就在那邊得意: 幸好我底子不錯, 如果說挑戰實驗室的seniors不敢, 但是指導一下Asma這種新手還不成問題. 我就問他, 是不是打算混進她的計畫裡當co-author? 壞傢伙!! 這就說到“分工“這件事的奧妙. Winz講到一些paper他大概知道情況的, 有的作者根本就是混出來的, 連一次lab都沒進去過. 我叫他趕快閉嘴, 要不然他又要開始批評台灣醫界的掛名風氣, 這萬一讓一些台灣人看到 (咦? 他們懂中文吧?) 把話傳回去就慘了. 不過事情真的很難拿捏. 例如, 多一個人簽名, 萬一哪一天銼賽了, 也就多一個替死鬼. 人類吃了那麼多麥當勞, 心機果然不簡單.

說到挑戰, 參加過幾次lab meeting後, 我就跟Winz講有些人惹不得, 有些人可以惹, 有些人則是等他來惹你...... 觀察lab meeting的發言是件很有趣的是, 就像Winz以前常說的一個笑話: 第一個人出現在世界上的時候, 發明了"挖鼻屎"這件事. 當第二個人出現在世界上的時候, 就發明了"尊卑"這件事. 等到有三個人的時候, 就誕生了"領導"這個觀念. 第四個和更多人出現以後, 世界上就只剩下一個東西叫"爭吵".





11/22


下午到那家平民化的Sainsbury去買東西, Winz嘴巴一直嚷嚷著"這才叫Sainsbury! 之前那家根本就是吭觀光客錢的". 話說回來, Sainsbury的橘子包真的很便宜, Winz說讓他想起以前倫敦的Netto, 那家看起來像大倉庫, 食物散落一地, 收銀台前經常吵架, 但是卻便宜到想哭的超市. 最讓人反感的是M&S, 在那裡裝高級. 昨天晚上他才去M&S晃一圈, 什麼都沒買就離開. 反正M&S自然有高檔客人會去光顧.


最近他在想那個"Worldslayer"衍生出來的故事. 大意是在牛津(廢話, 現在他也只知道這個地方) 住著一個金髮壞妹, 她常做出anti-social的事, 例如只要看到垃圾桶就要踢翻. 她常常會在夢裡夢見自己是個高尚聖潔的女神. 然後故事喬一下, 有一天, 她在努力地anti-social之後回家, 打開臥房發現那個夢裡高尚聖潔的女孩正在她房裡, 且長得和她一模一樣. (老實說, 我聽他講到這裡的時候,覺得這好像是個鬼故事...... 抖) 然後故事再喬一下...... 原來她們是雙胞胎姊妹. 不過新梗在於, 這個壞妹之所以形成, 是因為好妹的緣故. 原來她們小時候被拆散, 好妹被高人收養, 必須練成使用worldslayer的能力. 要使用神器的條件就是必須是一個純善的人. 所以好妹每天都在和心中的惡念周旋, 壓抑自己的惡念,讓自己變得高尚聖潔. 結果這些惡念就回到了雙生子的另一個身上, 也就是說, 當好妹越來越好的時候, 惡念全累積在壞妹身上, 結果代價是壞妹越來越壞 (也就是越來越喜歡踢垃圾桶啦).

然後故事再喬一下. 好妹覺得自己很對不起壞妹, 因為她不知道自己原來有雙生姊妹, 不知道自己的"修行"把對方搞成這樣. 壞妹這時候從好妹那邊得知了worldslayer的故事, 因為她是壞妹,就對那神器動了邪念. 這時候另外兩個配角就被喬進來了. 這對配角具有守護神器的職責, 他們開始擔心壞妹會利用好妹的心腸, 而竊據神器拿去做壞事 (例如賣給布希總統......的敵人) 所以他們決定追殺壞妹, 只要鏟了壞妹, 那麼好妹的修煉就圓滿成功了!

講到這裡, 我就問Winz, 我猜以他的風格, 那個好妹一定才是大奸角, 壞妹其實是好人. 他就說, 其實壞妹也不算很壞. 就像英國那些喜歡踢翻垃圾桶和吐有色人種口水的青少年一樣, 很難說, 也許拯救世界的擔子會在他們身上, 而不是哈佛劍橋的高材生.





11/23

今天Winz高興得不得了, 因為在醫院買了兩隻動物, 一隻狗才1鎊, 一隻鴨子才50p (上面還有Tesco的標籤). Winz腦袋有病, 他常常對這些玩具產生極大的同情心, 就開始說什麼那動物很可憐被人家大賤賣, 他要好好愛護一下之類的話. 我覺得這種心態絕對值得研究. 有些人對其他人很有同情心, 例如聽說某人老病的境遇, 會不自覺地掉眼淚. 但是有些人像Winz這種, 會對無生命的物體很有同情心, 什麼"腳踏車被遺棄在路邊, 好可憐" "花瓶人家不要了, 好孤單"等等話語.

這讓我想到一個上世紀前半的中國人叫豐子愷, Winz也很喜歡看他的書(兩個人腦袋都怪怪的). 豐子愷就寫過很多寓言, 像是"五元流浪記". 大致上就是以五塊錢紙鈔為第一人稱寫的故事. 我猜想這種故事不是大家都寫得出來, 因為很多人一定會說: "五塊錢怎麼能思考!" "我不是酒瓶,我不知道酒瓶該說什麼!" 但是豐子愷就是個中高手. 尤其, 當他化身成無生命的物品時, 讓人感覺這些物品真的生活在一個有情世界裡, 相較於人類冷漠與猜疑的世界.

總之, 這些人的腦應該讓科學家去研究.


Winz還在煩惱, 到底要不要馬上回去台灣. 雖然12/3號以前還有便宜機票, 且他覺得小女生家裡有難, 應該在這時候要在她身邊. 不過來回機票還是好貴, 且小女生都說沒這必要. 我就跟他講, 這時候你需要一點"trigger", 例如, 老闆翻桌子說"寫這什麼爛計畫", 那麼你馬上就會被嚇到皮皮銼, 閉口不趕在想回台灣的事.
一龜一劍平生意 負盡狂名十五年
o興......... .....興O



0

#19 已離線   ZINHUDASHA 

  • 幼稚園學生
  • 群組: 正式會員
  • 文章數: 24
  • 註冊日期: 09-April 07
Reputation: 0
Neutral

發表於 26 November 2007 - 09:00 AM

檢視文章引用框(winz @ Nov 26 2007, 05:55 AM)

11/17

今天Winz一大早就爽得要命, 說有同學要來牛津. 這種感覺我相信很奧妙: 以往都只有他去其他地方找人, 騙吃騙喝. 現在自己當起東道主, 好像要嚴肅一點才行.

兩位來自劍橋的同學, 因為基本上算是"同行", 一談之下發現大家所處的圈圈都差不多. 之前有six-degree理論, 看起來現在three-degree就可以牽扯一堆人事物. Winz說這種感覺很像在客棧裡頭, 我亮出一把武當劍, 馬上峨眉派的就過來招呼, 然後青城派的就飛過來問你的誰誰師叔是我師父的死對頭...... 等等. 這時候Winz又創造了一個新詞: 低級學者, 與boss級的高級學者區別. 低級學者聊起來的主題就是: "我的老師和你的老師怎樣怎樣", 好像自己只是馬前卒. 而高級學者不同. 高級學者聊的是: "我怎樣你怎樣" -- 呼嚕, 差別真大!

重點是, 拜兩位師兄姐所賜 (Winz好狗腿! 才見人家一次面就開始拉關係), 他終於如願到了咖啡館一次. 倒不是錢的問題, 而是好幾次他想週末中午在Starbucks享受飲品, 卻發現到處都是觀光客......

像師兄姐(又在狗腿)的好處是, 可以知道人家有錢人過的生活就是不一樣. 與其說重點是了解人家怎樣找錢, 不如說是讓他開開眼界: 唸書就是要這樣有錢才行! (特別是當他看到師兄姐吃了滿桌的麥當勞以後)
11/18

今天他偷懶沒趣教堂. 他說牧師講的東西內容其實都蠻梗的. 但是那些話從牧師口中講出來就不一樣. 這就是宗教奧妙之處. 例如, 媽媽教小孩"不可以撒謊", 這個不可以撒謊的權威性或許是建立在"撒謊就沒有麥當勞可吃"這件事上面. 但是牧師口中說出"不可以撒謊", 整個感覺就大大不一樣. 這時候有一個很特別的東西被加進去, 那就是"罪". 這時候撒謊的意涵就不只是能不能吃到麥當勞, 而是善惡, 罪罰的問題. 這個善惡道德的問題確實很難解, Winz就認為之所以無解, 是因為這些東西根本不需要解, 通通交給上帝就好了(或者任何一種人類所相信的信仰體系). 這就造成一件很奇怪的事: 很多人其實是活在兩種層面的道德下, 第一個層面是"會不會犯法,會不會有麥當勞吃"的善惡觀裡. 第二個就是"這樣做神高不高興, 神認為好不好"的善惡觀裡. 妙的是這兩者並不是平行的, 合神旨意的事情有時候並不是人類直觀上“善“的事情, 反之亦然.

所以再講回來, Winz就說啦, 那是因為人類的"直觀"往往很有問題. 所以講回來就還是人類心智本身的問題了. 咦, 我現在大概了解人類清談是怎麼一回事了. 肚子好餓.
11/19

Winz說他和老闆要錢, 老闆說去申請獎學金. 就某方面而言還真是好消息! 至少表示系上原來有獎學金這種東西. 至於台灣的錢他好像早就不抱希望. 誰叫他念這種三不管, 狗不理, 老師不會的東西.

這就讓他想到那位印度籍的college advisor, 雖然我是不抱太大希望啦, 因為那是你的錢, 人家幹嘛好心幫你研究如何申請? 但是回過頭想, 獎學金審核委員通常也不是特別好心, 所以就當作一劑預防針, 知道"其他人很可能對你的東西不理不睬, 到時候審查委員也是一樣". 人真的很樂觀, 好像自己的申請案寫一寫, 就越來越覺得自己偉大, 錢非我莫屬 -- 也應該說, 人就是因為樂觀才會有動力“繼續把申請書寫一寫“ :)
11/20

到了半夜, Winz上網看到一篇文笑到打滾, 原來是36雨討論版的文章. 裡面有些用簡體字的戲迷不時會傳出佳作. 那篇談論布袋戲中"妖道腳"的文章實在連我都覺得好笑. 例如, 前幾場戲中被偶像英雄斬首的妖道腳, 到了後面幾場戲換了衣服又再度出現在混戰中(連武器也是道具組隨便抓來的...... 牙刷?) 不過這卻很合邏輯 -- 反正是妖道腳嘛, 偶像英雄才不會記得他的臉, 所以讓他們到處串場並不會造成武林混亂.

所以, 妖道腳是在節省劇情人力資源又不致造成觀眾精神錯亂的前提下, 最好的選擇!

Winz據此引申, 就說啦, 原來我們也都在過著妖道腳的人生. 當妖道腳的好處就是很賤, 隨時可死可活. 其實這樣沒啥麼不好的. 除了像偉大的邱吉爾或喬治巴頓那種"一直認為自己必定是個英雄"的人, 可能會無法適應以外, 大部分人應該還是覺得當個默默無名的妖道腳, 其實是個不錯的選擇. 如果現在我們正在上演一齣給外星人看的戲, 那麼Winz現在在電腦前面打了什麼字根本無關緊要. 相反地, 比爾蓋茲的服裝儀容, 就必須道具組特別打點.
11/21

昨天他和Asma討論她的實驗. Winz就在那邊得意: 幸好我底子不錯, 如果說挑戰實驗室的seniors不敢, 但是指導一下Asma這種新手還不成問題. 我就問他, 是不是打算混進她的計畫裡當co-author? 壞傢伙!! 這就說到“分工“這件事的奧妙. Winz講到一些paper他大概知道情況的, 有的作者根本就是混出來的, 連一次lab都沒進去過. 我叫他趕快閉嘴, 要不然他又要開始批評台灣醫界的掛名風氣, 這萬一讓一些台灣人看到 (咦? 他們懂中文吧?) 把話傳回去就慘了. 不過事情真的很難拿捏. 例如, 多一個人簽名, 萬一哪一天銼賽了, 也就多一個替死鬼. 人類吃了那麼多麥當勞, 心機果然不簡單.

說到挑戰, 參加過幾次lab meeting後, 我就跟Winz講有些人惹不得, 有些人可以惹, 有些人則是等他來惹你...... 觀察lab meeting的發言是件很有趣的是, 就像Winz以前常說的一個笑話: 第一個人出現在世界上的時候, 發明了"挖鼻屎"這件事. 當第二個人出現在世界上的時候, 就發明了"尊卑"這件事. 等到有三個人的時候, 就誕生了"領導"這個觀念. 第四個和更多人出現以後, 世界上就只剩下一個東西叫"爭吵".
11/22
下午到那家平民化的Sainsbury去買東西, Winz嘴巴一直嚷嚷著"這才叫Sainsbury! 之前那家根本就是吭觀光客錢的". 話說回來, Sainsbury的橘子包真的很便宜, Winz說讓他想起以前倫敦的Netto, 那家看起來像大倉庫, 食物散落一地, 收銀台前經常吵架, 但是卻便宜到想哭的超市. 最讓人反感的是M&S, 在那裡裝高級. 昨天晚上他才去M&S晃一圈, 什麼都沒買就離開. 反正M&S自然有高檔客人會去光顧.
最近他在想那個"Worldslayer"衍生出來的故事. 大意是在牛津(廢話, 現在他也只知道這個地方) 住著一個金髮壞妹, 她常做出anti-social的事, 例如只要看到垃圾桶就要踢翻. 她常常會在夢裡夢見自己是個高尚聖潔的女神. 然後故事喬一下, 有一天, 她在努力地anti-social之後回家, 打開臥房發現那個夢裡高尚聖潔的女孩正在她房裡, 且長得和她一模一樣. (老實說, 我聽他講到這裡的時候,覺得這好像是個鬼故事...... 抖) 然後故事再喬一下...... 原來她們是雙胞胎姊妹. 不過新梗在於, 這個壞妹之所以形成, 是因為好妹的緣故. 原來她們小時候被拆散, 好妹被高人收養, 必須練成使用worldslayer的能力. 要使用神器的條件就是必須是一個純善的人. 所以好妹每天都在和心中的惡念周旋, 壓抑自己的惡念,讓自己變得高尚聖潔. 結果這些惡念就回到了雙生子的另一個身上, 也就是說, 當好妹越來越好的時候, 惡念全累積在壞妹身上, 結果代價是壞妹越來越壞 (也就是越來越喜歡踢垃圾桶啦).

然後故事再喬一下. 好妹覺得自己很對不起壞妹, 因為她不知道自己原來有雙生姊妹, 不知道自己的"修行"把對方搞成這樣. 壞妹這時候從好妹那邊得知了worldslayer的故事, 因為她是壞妹,就對那神器動了邪念. 這時候另外兩個配角就被喬進來了. 這對配角具有守護神器的職責, 他們開始擔心壞妹會利用好妹的心腸, 而竊據神器拿去做壞事 (例如賣給布希總統......的敵人) 所以他們決定追殺壞妹, 只要鏟了壞妹, 那麼好妹的修煉就圓滿成功了!

講到這裡, 我就問Winz, 我猜以他的風格, 那個好妹一定才是大奸角, 壞妹其實是好人. 他就說, 其實壞妹也不算很壞. 就像英國那些喜歡踢翻垃圾桶和吐有色人種口水的青少年一樣, 很難說, 也許拯救世界的擔子會在他們身上, 而不是哈佛劍橋的高材生.
11/23

今天Winz高興得不得了, 因為在醫院買了兩隻動物, 一隻狗才1鎊, 一隻鴨子才50p (上面還有Tesco的標籤). Winz腦袋有病, 他常常對這些玩具產生極大的同情心, 就開始說什麼那動物很可憐被人家大賤賣, 他要好好愛護一下之類的話. 我覺得這種心態絕對值得研究. 有些人對其他人很有同情心, 例如聽說某人老病的境遇, 會不自覺地掉眼淚. 但是有些人像Winz這種, 會對無生命的物體很有同情心, 什麼"腳踏車被遺棄在路邊, 好可憐" "花瓶人家不要了, 好孤單"等等話語.

這讓我想到一個上世紀前半的中國人叫豐子愷, Winz也很喜歡看他的書(兩個人腦袋都怪怪的). 豐子愷就寫過很多寓言, 像是"五元流浪記". 大致上就是以五塊錢紙鈔為第一人稱寫的故事. 我猜想這種故事不是大家都寫得出來, 因為很多人一定會說: "五塊錢怎麼能思考!" "我不是酒瓶,我不知道酒瓶該說什麼!" 但是豐子愷就是個中高手. 尤其, 當他化身成無生命的物品時, 讓人感覺這些物品真的生活在一個有情世界裡, 相較於人類冷漠與猜疑的世界.

總之, 這些人的腦應該讓科學家去研究.
Winz還在煩惱, 到底要不要馬上回去台灣. 雖然12/3號以前還有便宜機票, 且他覺得小女生家裡有難, 應該在這時候要在她身邊. 不過來回機票還是好貴, 且小女生都說沒這必要. 我就跟他講, 這時候你需要一點"trigger", 例如, 老闆翻桌子說"寫這什麼爛計畫", 那麼你馬上就會被嚇到皮皮銼, 閉口不趕在想回台灣的事.


我想申請獎學金的事只要你計畫構想不錯 老闆(大頭)背書
應該八九不離十 剩下的就是天意 或是神的旨意 就不必多想

豐子愷也是畫家喔 哈哈 他畫的漫畫還不錯看
WINZ真是個奇特的人 對不對把晡

因為你在 我想小女生沒問題的

WINZ大就請先寬心一下 把八成心力放在計畫上吧

BS

Z
0

#20 已離線   winz 

  • 系主任
  • 群組: 資深會員
  • 文章數: 2179
  • 註冊日期: 27-December 03
  • Gender:Male
  • Location:龜殼內
Reputation: 75
Good

發表於 03 December 2007 - 10:58 PM

24/11

今晚Winz本來要去Blackwell, 結果人家正好關門. 看到Broad st上有大夜市, 蠻熱鬧的. 最好玩的是有人在賣類似唐炒栗子之類的東西, 香氣遠播, Winz趕緊快步逃離.

後來在Border買了一本文法書, 這個Schaum's系列的書好像蠻有名的, 他說以前在倫敦常看到, 內容深入淺出什麼都教. 他有一陣子要看關於電子學的書, 也是看那個系列. 重點是這個系列都很便宜, 好像都是9.99這個價錢. 且Schaum's系列有個好玩的地方就是裡面有很多練習題, 等於是邊練習邊學; 有時候學東西要速成還是要多練習. 台灣這方面的書就比較怪異, 那種什麼"XX速成"或是"你所需要知道的XXX"等等, 通常是附加一大堆精美圖片, "表面上看起來很容易入手", 結果什麼也沒傳授給讀者 (怒). 台灣的出版品真的蠻需要像Schaum's或XX for beginners, 或是Dummies系列(不過Dummies系列的價格是有點貴族化啦) 這類的自學書. 現在台灣這麼多人沒頭路, 可是偏偏那些窮人家的小孩上進的卻很多 -- 應該讓他們有更多自修自學的機會, 所以這種書對他們更重要!



25/11

痴昏的一天.

早上去教堂窩了一下, 然後他興高采烈地跑去學院吃飯, 說終於吃到大菜 -- 一種把青椒挖空, 中間烹煮一些蔬菜的怪異食物. 說到這裡, 我就很懷疑, 平常看到餐廳賣的食物, 會不會都是微波食物? 因為怎麼看都不像是生菜重新做出來的. 最好笑的是, 英國人好像對於"沒有加工過的菜"一點也不在乎. 例如烤肉, 就是肉放下去烤熟 ...... 然後端到盤子上. 我跟Winz說, 感覺唯一像是有花心思加工的菜色, 應該是"派類"的食物, 比較像是從原料重新組合過, 所產生的菜. 至於一般的肉或蔬菜, 感覺比較像"煮熟的食物", 沒有"菜"的意涵.


26/11

Winz最近常說研究圈真的很像武俠世界. 之前在彼岸有一篇奇文, 大意是用MBA的理論來分析金庸小說裡各大門派的優劣. 於是一個個武俠門派在筆主手中變成一家家"財團法人", 掌門人變成"CEO", 亂搞笑的. 其實研究圈也很像. 有的派門重視傳統, 徒子徒孫把祖師爺的東西捧在手上數十年如一日. 有的派門則重視創新, 還有的派門專門"看人家打什麼, 現在就搞什麼", 當然還有與官府勾結的門派, 財大氣粗的門派...... 其實研究圈裡各家lab就是類似的情況. 也許過一陣子彼岸又會傳出類似主題的奇文!

他說他看過彼岸最爆笑的奇文是模仿富比士十大首富的排名文章, 結果比的是十大貧窮. 像是"下崗工人"等等都榜上有名! 最好笑的是第一名竟然是"大學生"! 因為這些傢伙進城裡唸書 ,靠的都是農村父老一輩子血汗在供養. 結果畢業不但失業, 還欠了一大筆債, 搞得全家頃家蕩產 ^_^



27/11

今天上了一堂機率統計的課, 還真是狗的有夠難懂. 講課的那位大叔可有意思, 之前D博士還有提到他, 說他曾經到台灣來演講過, 是個SPM的高手 (赫! 現在竟然出現在這裡...... 武林局勢果然詭異)

赫! Winz, 有人在跟你說話!


Hello Z! (巴噗, 我跟你說了他不是演星際戰警的那個)

你說的沒錯, 這種東西確實看天意. 其實有時候想想, 貧困的情況下一樣可以做很多事, 像巴哈據說有十幾個小孩, 常常滿屋子鬼吼鬼叫的情況下還要埋頭創作音樂. 個人感覺是: 當你桌上只有鉛筆和紙的時候, 往往能專心思考; 如果今天閒錢多了, "先去Starbucks放空自己", "然後坐趟美麗華摩天輪尋求靈感", "再洗個溫泉活化大腦"...... 搞不好一整天屁都想不出來. 所以啦, 唸書這種東西真的是有錢人有有錢人的玩法, 窮人有窮人的玩法, 窮人的玩法一樣玩得起來, 但是如果窮人想學有錢人那樣玩, 可能就要倒大楣了. 說這些就是自我安慰: 如果註定當窮人, 就要找出適合窮人的玩法, 那麼最後還是玩得起來. 老實說我不是故意叫窮, 我根本是刻意地要喊窮 -- 因為希望做見證, 如果窮到怎樣的狀況, 該怎麼玩. 且我還不敢說自己窮, 因為更貧困的留學生根本連上網的錢都付不起. (巴噗, 你現在知道你的生活多豪華了吧?)

ps. Z弟兄, 我要搬去醫院住了, 有空一定會去Keble找你唷! 我最近知道那個和我們一起上課的可愛妹也是Keble的學生耶! (不過話說回來, Jesus人雖少, 可愛妹密度也還蠻高的.)



28/11

前幾天他看到一個好站, 裡面有很多從前電腦玩家還是類似game雜誌的文章. 現在網路興盛, 應該不再有人會去特別買遊戲雜誌. 但是Winz說在他高中時代, 這些電腦遊戲雜誌可是搶手. 通常輪完七龍珠之後, 再來就是輪“電腦玩家“, 裡面那些新game的圖片更是叫這群高中雄性人類流口水 (不只是H game, 包括各種game的預告圖片. 須知那時候沒有網路, 要先睹為快只有看雜誌). 這些雜誌的評者通常文筆也了得, 若是與網路言論相比, 發言水準皆在中上, 不像網路討論群組裡, 20篇臭文中才找得到一篇看得下去的 (P<0.05). Winz說他那一代的玩家 (現在都以骨灰自封) 在某種程度上玩game的態度也受到了這些game評人的影響, 例如有著強烈的"貴古賤今"的想法 (啥東西都要拿來和經典比一下), 還有動不動就大談產業理念 (好像有幾個game評人本身也在出品遊戲). 還有很討厭的是, 這群骨灰人老是喜歡以"讓新手聽不懂我在講什麼"來沾沾自喜...... 老實說, 本犬非常厭惡這種人類.

Winz昨天就跑去下載了Master of Magic, 這個他大學時玩到爛到不能再爛的遊戲. 為什麼這麼迷這個遊戲? Winz說主要是那時候同時迷布袋戲, 所以常常想像遊戲裡的人打出的魔法就像氣功一樣 (亾) 尤其有個英雄打出的魔法是火球, 每次都讓他幻想是早期著名人物"万俟焉" (但是這個遊戲是英文的, 所以他怎樣在遊戲中給英雄取名為"万俟焉", 那真是一個謎啊!)

他又邊抱怨說, 寫信給advisor要請他一起討論獎學金申請的文件, 到現在還沒下文. 這倒是, 好像兩個禮拜已經過去了...... 可是話說回來, 找他討論以後又怎樣? 說到這裡他又開始火大, 像Shao那樣在申請書上打個勾勾就中獎, 天下哪有這麼好的事? 他心理一不平衡又開始在搞那些怪異的想法, 例如寫封公開信給鴻海郭董請他幫忙, 就是來搞"訴諸民意"這套. 因為他說現在要是缺錢的話, 只要能上報或見媒體, 好像比向政府申請經費還容易得救. 除了鴻海郭董, 其他有錢人都可以試試, 或是李前院長 -- 他不是很推廣教育嗎? 告訴他現在在英國牛津有個台灣學生欠了300萬的債餓到鼻子塌下去 (最好寄一張恐怖一點的照片這樣), 然後見報上媒體...... 應該很快可以收到善款! (嗯, 不知道李前院長當時是拿什麼funding去史丹佛的? 不過像他這麼優秀的人才, 應該也是"打個勾勾"錢就來了吧? 不對, 應該是他的老師去打勾勾, 找錢請他去唸書才是!)


29/11

今晚Winz又在那邊難過, 因為要搬離學院的住處, 雖然那裡又窄又小, 可是畢竟曾是唯一依賴遮風擋雨的地方, 格外依依不捨啊! 這時候就討論到哲學問題了 (我拿手的來了): Winz說離開這個地方, 以後應該"永遠"也不會回來了. 這就像親人離去, "永遠"也無法相見了. 但是這裡有點竅門: 像他那種基督徒, 其實是相信親人會在天上相見, 所以並沒有"永遠不相見"這回事, 反倒應該說成"永遠相見", 只是現在在這個世界上"短暫不見". 但問題是就算到了天國, 也未必會再回到牛津市Ship街的宿舍裡...... 所以看起來, 與宿舍的分離才是真正的"永遠", 與親人的分離並不是真正的永遠. 前者是"永遠的永遠", 後者是"暫時的永遠".

講到這裡Winz就開始睏了 (真沒用, 我覺得自己好像小叮噹在對大雄講話一樣)

如果真的要說"永遠的分離", 那麼可好 -- 你今天走過公園時腳踩過一片葉子, 其實你要跟葉子說"永別了, 葉子!" 然後當你擦完屁股時, 也要和衛生紙別離. 因為這種分隔才是"永遠的永遠". 這聽起來非常詭異, 因為就算是摯愛的人離開, 也會相信不過是短暫的分離, 反正到天上一定會相見. 但是真正叫人感傷的, 反倒是與葉子或衛生紙的分離. 雖然我知道像他那種會因為丟棄衛生紙而感傷的人並不多 (幸好也不多), 但是非常奇怪...... 其實我們無時無刻不在對這個大千世界永別!


30/11

最近天氣越來越冷, 不時開始飄著小雨...... 然後變成大雨. Winz昨天在問, 台灣同學會是不是有什麼冬至或聖誕節聚餐活動啊? 想起從前在倫敦12/23號那天, 他還找了一票imperial的台灣同學去住處吃火鍋. 那種溫馨的感覺真不是普通溫馨 (他舌頭還被火鍋菜燙傷). 更重要的是那天晚上他就給人家搶光了 (好啦! 你不要瞪我! 這種事我也知道說出來有失男子氣概!)

他現在在盤算的是, 醫院本身到了聖誕節應該有特餐吧? Winz說以前台北榮總到除夕那天, 對值班留守的工作人員, 廚房都會煮比較豐盛的菜慰勞他們. 這麼說來, 到了聖誕夜這時候, 醫院應該也有特別加菜吧? 我叫他最好死了這條心 -- 聖誕假期開始, 敢打包票連救護車都回家過節 (按照英國人的習性, 聖誕節還來醫院這是病人的不對囉), 至於醫院廚房可能要先養老鼠一個月再說. 所以唯一能倚靠的只有Somerfield! Somerfield會堅守崗位到聖誕前夕下午 ^_^

現在住的地方視野很好, 好到不行. 可以看到一個庭院, 剛好是醫院大樓往宿舍區的必經通到. 所以不時可以看到人類走來走去, 包括一些護士大媽. (實在不願意這麼說, 但是不知道為何, 英國護士的打扮就是讓人感覺像是大媽.) 據說在南丁格耳那個時代 , 護士是很被人輕視的行業. Winz說他在Wikipedia上看到, 南丁格耳原本家裡很有錢, 照理講她當大小姐就好了. 結果她決定去當護士 (因為聽到上帝這麼對她說), 把她媽氣個半死...... 蠻好玩的. 現在社會上不是很多年輕人都很有自己的主張, 往往講出來讓父老無法認同? ㄟ~ 搞不好這些人之中也會出現另一個"南丁格耳" (至於剩下的...... 只好做"非南丁格耳"了!)
一龜一劍平生意 負盡狂名十五年
o興......... .....興O



0

  • 3 頁 +
  • 1
  • 2
  • 3
  • 您無法發起一個新主題
  • 您無法回覆此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