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在澳洲-在變與不變之間

52

Hello ANZ!代PO本篇文章,本篇原文作者:wabicon

算算新工作開始迄今正好滿兩個月,過去的幾天裡有不少好事發生,最重要的兩件事便是現有工作換約成功跟順利遞交伴侶簽證也獲得移民局確認收到申請的電子信件,這代表我終於可以加入澳洲國家健保,雖然簽證審理期大概要一年,遞件後的感覺還是很不錯。

這段時間的好運讓我有種苦盡甘來的感覺,回想2005年10月5號,第一次離開過台灣的我一個人背著背包、拉著行李到雪梨玩耍,一轉眼快七年過去,從當初對未來舉棋不定的背包客到現在在此成家立業的平凡上班族,這當中的挫折與辛酸真只能說如人飲水、冷暖自知呀。

現在的工作離住的地方有段距離,每天得花上約三個小時的時間通勤,這兩天因為工作上的變化,心裡也有些感觸,在上班途中總想著要好好花時間把心得寫下來,趁著今天週末決定來好好寫一篇,免得過沒兩天又甚麼都忘了。

目前的工作是在協助持保護簽證入境的新移民在澳洲初期定居的一些基本事宜,主要服務對象都住在雪梨地區,服務內容繁瑣,在此就不贅述。之前畢業後求職一路始終不是很順遂,去年還一度想著要再次轉換跑道,不過兩個月前我因緣際會獲得一份全職工作,經過兩個月的努力後,公司很乾脆地提出將我原本為期三個月的約聘合約轉成一般正職合約,同時我也發現自己重拾對社工這個專業的熱情,有份自己喜歡的工作且工作內容又是在提倡社會正義、幫助社會上的弱勢族群真是很棒的事。

過去幾年裡曾被不少人問過自己為什麼這麼想留在澳洲,唸書時期也有同學問我畢業後有沒有打算回去台灣工作,我的回答往往是自己沒有回去台灣的計畫,主要的原因之一是我喜歡自己在澳洲奮鬥的感覺,我喜歡自己不屬於主流或甚至稱不上中產階級的地位,我喜歡自己以一個異鄉人的身分在此地思考全球化及世界大同的真諦。

偶爾看到台灣的新聞總是讓我傷心,這美麗的土地上有著這麼多紛擾,我卻只覺得無能為力。大學畢業前學校請了一位資深的社工來與我們分享她的專業生涯,這位社工曾經在印度與泰瑞莎修女一起工作過。她說當她決定回來澳洲時,泰瑞莎修女跟她說了一句話讓她一直記在心上,語意主要是說在外國當社工比在自己國內做社工容易許多,當我聽到這句話時心裡只是贊同,身為所謂「正港的」台灣人,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很釋然地看待台灣的新移民或外籍職工在台灣遭遇到的不公平對待,也不確定如果一畢業就回去,自己是否能保有我在澳洲時對諸多社會問題或政策不滿的一把怒火,也因此當時我只覺得自己還是在國外多累積點專業經驗再說。

由於現在在這裡成家了,受到先生與我兩個人的專業侷限,回去台灣的可能性實在是很渺茫,同時我因為這幾年在此生活、唸書的關係,對於澳洲政府對國際事務的立場和國內社會問題的態度上有較多的了解,相較之下對於台灣的許多人事物我反而感到生疏,說起來是很慚愧,不過也真是當初始料未及的發展。

講到這裡也不知道該接些什麼了,感覺起來還真是滿糟糕的近況報告,沒頭沒尾的就在此做個了結,真是不好意思。

 

 

 

回覆本文

我有話要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