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 台灣學者論壇 Edinburgh Taiwanese Researchers Forum in May

本帖由 Jinming2014-05-07 發佈。版面名稱:Edinburgh

  1. Jinming

    Jinming Guest

    五月 台灣學者論壇 Edinburgh Taiwanese Researchers Forum in May

    地點:
    Room L05, Old College (South Bridge, Edinburgh, EH8 9YL)
    [attachment=74864:map.jpg]


    植物的防禦機制 (10:40 to 11:10):

    Tai-Ho Chang (張道禾) PhD student, Institute of Molecular Plant Science, University of Edinburgh

    植物對人類來說,是相當重要的生命體,除了美化環境增添綠意外,最重要的是他們在整個地球生態鏈上扮演著生產者的角色,從太陽截取相當的能源並轉化成各式的養份,換句話說他們就像是毫無怨言餵養著地球生命體的母親,不過就像媽媽也會生病一樣(這是什麼奇怪的比喻),植物也是會生病的!
    植物體並不像動物一樣,遇到潛在的天敵可以拔腿就跑,也沒有像動物一般的免疫機制,不過在面對其潛在的病原微生物,植物演化出對抗病原菌的方法,像是分泌抗菌物質或是增厚細胞壁等基礎的防禦反應,然而「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病原菌也演化出相對應的分子武器對抗植物基礎防禦的能力,不過植物也不是省油的燈,它們也相應的演化出一些針對病原菌本身的防禦機制。
    在這次的報告中,將就二個主要的方向來為大家介紹我在愛丁堡分子植物科學所研究的主題,分別為尖鐮胞菌引起之萎凋病及其對農作物影響(以香蕉黃葉病為例)以及植物防禦機制與亞硝基化的關係,最後以我目前的研究內容解釋如何將現代分子生物學應用於病害防治。





    加勒比海旅行與離散文學 (11:20 to 11:50):

    Tzu-Yu Lin (林子玉) 愛丁堡大學比較文學博士候選人 華威大學翻譯與比較文學碩士班畢業(主修殖民與後殖民文學)

    二戰之後,英國急需大量人力重建家園,因此向殖民地募集廉價勞力,並以「享有平等的公民權」為號招,大批西印度勞工因而前來英國。戰後,隨著民族自決的思潮崛起,英國境內與殖民地開始對殖民主義進行反思,殖民地紛紛獨立,然而內部卻存在著許多社會問題與失業潮,因此,前進殖民母國,成了大批西印度人的夢想,以一年兩萬五千人次的數量,湧進英國各大城市。
    大批從西印度前來的移民中,包含了前來尋求更多機會與發展的作家。而在當時亦有不少前衛、年輕的出版社主編,為開創新市場與挖掘新秀作家,大量出版(前)殖民地作家的作品,提供了殖民地作家一個發揮的舞台。從50年代開始,這群作家改變了以英國本位的書寫角度與題材,為個人以及帝國「他者」發聲,書寫正統歷史中從不記載的故事,也為英語文學開創一個全新的世界觀與多元視角。80年代隨著後殖民理論的興起,這些作品也開始在文學領域的學術討論中蔪露頭角。其中,來自加勒比海聖路西亞的作家瓦考特與千里達的作家奈波爾更分別於1992年與2001年獲得文學界的最大殊榮—諾貝爾文學獎。
    然而在後殖民的年代,殖民主義所留下的遺緒並沒有因為殖民地獨立而就此結束,反而延伸出另一種模式的依存關係與產生新的議題。本次的講題,將結合加勒比海離散文學中所呈現的議題與講者三月的加勒比海旅行經驗分享,以文學分析的視角來探討作家筆下與旅者眼中的加勒比海與西方霸權之間的關係。
     

分享此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