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記景點] Fairfield,雪梨地區的多元文化中心

本帖由 Pedro2009-07-15 發佈。版面名稱:New South Wales省

  1. Pedro

    Pedro Guest

    Fairfield位於大雪梨區域的西南方,與雪梨CBD的直線距離約32公里,管轄27個市轄區(Abbotsbury, Bonnyrigg, Bonnyrigg Heights, Bossley Park, Cabramatta, Cabramatta West, Canley Heights, Canley Vale, Carramar, Cecil Parl, Edensor Park, Fairfield, Fairfield East, Farifield Heights, Fairfield West, Greenfield Park, St Johns Park, Horsley Park, Lansvale, Mt Pritchard, Old Guildford, Prairiewood, Smithfield, Villawood, Wakeley, Wetherill Park, Yennora)。
    從Central站坐火車到Fairfield站約44分鐘的行程。
    Fairfield是某些雪梨人眼中的標准的西區,這裡被人說治安差、犯罪率高、居民水準低、失業率高、教育程度低。那爲什麽Pedro要介紹這樣的地方呢?
    剛來雪梨的人,最想參觀的地方無非是市中心的地區,雪梨港、歌劇院、唐人街、達令(情人)港、邦黛海灘,最遠可能就是到藍山地區。但是在雪梨住上一陣子的人可能或多或少心裡有個問號:雪梨是澳洲最多元文化的地區不是嗎?那具體的體現在哪裡?這個時候,如果有機會到Fairfield這樣的地方走走,那心裡的疑惑就會得到解答了!

    Fairfield,這裡最早是雪梨地區農場的所在,從地名上看就不難發現,field、park、vale都出現在地名的運用上。是的,這裡周圍的地勢平坦、水量充足(Georges River),非常適合農耕活動。早在1790年代時,就有來自英國的英格蘭、蘇格蘭及愛爾蘭籍的囚犯在這裡耕種。在1800年初期,這裡甚至有來自印度的農場工人。在1838年,第一批由殖民地著名的Macarthur家族引自德國的農人抵達本地,他們被授予的任務是種植釀酒用的葡萄,自此許多雪梨的德國移民紛紛遷入此地從事葡萄的種植。在19世紀後半期,這裡有波蘭籍裁縫、荷蘭籍商人以及意大利籍工人、中國籍農夫加上英國籍及澳洲原住民,我們可以這樣說,這裡從前就是個很富有多元文化色彩的地區。自20世紀開始,一次及二次世界大戰帶來了更大的移民潮,家園的殘破使得不少人決定離開故國來澳洲討生活,來自奧地利、荷蘭、比利時、意大利、馬爾他、土耳其、西班牙、德國、前蘇聯、希臘....等其他東歐國家的移民大量湧入澳洲,1950年起澳洲政府在Cabramatta設立了Migrant Hostel,有不少新移民適應了周遭的環境因而選擇在這個地區安家立命。1960年之後的國際動亂為這個地區又增加了許多新臉孔,來自薩爾維亞、克羅埃西亞(來自前南斯拉夫)、黎巴嫩、土耳其、越南、柬埔寨、智利、烏拉圭、薩爾瓦多、東帝汶等地的難民也在這裡落腳,而最近則有上個世紀90年代的中國、蘇丹等地的難民。根據澳洲的人口普查,定居在Fairfield地區的居民共有來自130個國家及地區左右的移民及其後裔。

    本地的多元文化反映在飲食、文化、及宗教各方面,這裡有意大利俱樂部(Marconi Club)、越棉寮華人聯誼會、Serbian Youth Centre、清真寺、俄羅斯東正教教堂、天后宮、佛堂、還有各式各樣的雜貨店及餐館。(請待續)

    相關的連結:
    Fairfield City Council

    Chipping Norton Lakes

    http://www.helloanz.org/showthread.php?t=15557&highlight=cabramatta&page=2

    p.s.
    在整理Fairfield資料的時候曾到該市的官網上查詢,該站有中文的翻譯,這個用意是值得鼓勵的,不過錯誤百出的翻譯逼得我最後還是放棄把站上的資料直接轉貼過來的念頭。
     
  2. Pedro

    Pedro Guest

    在Canley Vale火車站旁有一個天后宮,就是媽祖廟啦!
    媽祖是閩南人重要的信仰,媽祖廟遍及臺灣甚至香港、澳門、
    菲律賓、越南、及其他東南亞國家。
    其實從媽祖信仰在海外的分佈就可以築構出一個閩南人的海外移民網絡。
    第一次造訪Canley Vale天后宮是在2002年吧。
    每次在往Cabramatta的火車上實在很難不注意右手邊大咧咧的'天后宮'字樣,
    終於這天我親自登門造訪。
    [​IMG]
    天后宮位於一座商場建築的上層,廟宇一座,上層的另一座也名為天后宮建築並未開放因此用途不詳,估計是活動中心。
    [​IMG]
    從正門進入,入口上方有一個‘天后宮’的匾額,是章(蔣)孝嚴于1995年所題。
    [​IMG]
    好奇的我進入廟宇內詢問管理的阿姨有關廟宇的歷史,阿姨理解了我的來意之後顯得很開心,她面帶笑容地告訴我這座廟是他們當初發願得償之後爲了還願而建的,至於發的是什麽願呢?原來阿姨他們是當年的越南難民,被迫離家前跟媽祖發過願,如果得以安全逃出虎口
    必建廟酬謝神恩。因為出於敏感,有些人一直活在心靈的創傷裏,因此我沒敢再追問下去,不過對於越南難民來澳一事我也有基本的瞭解:
    他們之中的多數透過海路或陸路逃到泰國及馬來西亞西岸(另有極少數坐船來澳的,這在台灣的小學教科書有教過),透過聯合國的協助下他們被分配到各個願意將之收留的西方國家,澳洲收留了部份,因此在墨爾本及雪梨等澳洲大城市都有為數眾多的越南裔澳洲人形成如Springvale、Footscray、Cabramatta、Marrikville的聚落。
    在廟中我看到一些酬謝神威的匾額,有澳洲本地的也有來自其他國家的,剛好也為我對越南難民分佈世界各地的認知做了一個合理的注解。
    [​IMG]
    至於爲什麽有蔣孝嚴的題字呢?
    一開始以為是蔣孝嚴來過此廟,但阿姨說這匾額的題字是去臺灣求來的。
    以我對廟宇的瞭解,在古代正式廟宇建成是得要天子批准由高級官員題字的,而天后宮當然是在正式廟宇之列。蔣孝嚴作為蔣介石之子算是天子之子,是合理的人選,
    要不然以他當年國民黨中央常務委員的身份來題字的話,就層級而言也太牽強了。
    而爲什麽找國民黨人而不是共產黨的領導題字呢?
    這很容易解釋,因為這些印支(印度支那Indochina也就是中南半島的簡稱)
    華人難民基本上吃過共產黨的苦頭,因此都是極度反共,再說共產黨是無神論的。
    在一開始的觀察中,我也發現這座廟宇的下方除了商鋪外也是越棉寮華人聯誼會的會址,
    所以這座廟應該是越棉寮華人聯誼會重要的信仰中心及聯誼地點。
    廟裡除了主神媽祖之外還有觀世音菩薩、關聖帝君及財神爺等神明,有信仰這些神明的人阿姨她們很歡迎你們來參拜,沒有信仰的過來看看也沒關係。
    [​IMG]
    p.s.最近透過NSW省上議院議員曾筱龍的blog我才瞭解到
    這些建築群建于1991年是由曾筱龍等人協助所建成,廟裡的主神媽祖原來是台北的關渡宮請來的,看來裏面多數的神像及擺設應該都是臺灣制的吧!這下子又多了一個過去參拜的理由了,原來這座廟還是臺灣廟宇的分支。
    [​IMG]
    Canley Vale 媽祖廟如何去?
    請搭乘Campbelltown Line火車在Canely Vale站下車,走過天橋到火車站西邊的Railway Parade及Canley Vale Road轉交處過馬路,往左手邊走即可見天后宮。
    天后宮地址是128 Railway Parade,Canley Vale。
     
  3. 疑??
    貓大!!你這資訊給的太晚了,我都從雪梨玩回來了~>
     
  4. Pedro

    Pedro Guest


     
  5. Pedro

    Pedro Guest

    前幾個星期在網路上搜尋Fairfield的景點時,有了一個意外的發現,那就是Fairfield Museum。爲什麽很意外呢?因為在我刻板的印象裏,這個地方似乎並沒有太多的歷史可言,至少還不足以為此蓋一間博物館吧?要知道就連Parramatta這種澳洲擁有悠久歷史及文化的古城都沒有博物館呢!
    在興趣及好奇心的驅使下我來到了位於632 The Horsley Drive
    Smithfield的Fairfield City Museum & Gallery。
    [​IMG]
    可能是多數的人都不知道或者根本不在意這個地方的存在吧!當天是禮拜天,從我下午一點(當天從下午一點開館)到達開始直到下午三點離開時,接近1000平方公尺的館區範圍從頭到尾竟然只有我跟大小姐還有兩位博物館的工作人員。不過這也好,反而讓我覺得有次館為我而開這種賓至如歸之感。
    館區前方有兩棟建築,一棟曾是Fairfield市議會的辦公處,另一棟則是上個世紀末興建的,舊辦公處當做美術品展覽館,而另一處則是館員辦公室、遊客接待處兼書籍光碟及藝術品販賣處。 館區的後方則是博物館展覽的重心,後方有一座棚架,棚架下展示的有Fairfield火車站的舊站牌、一些舊時很有古早味的重機械;
    [​IMG]
    緊鄰棚架旁的是一系列的舊建築群,走入舊建築群裏頗有一種時光倒流的感覺,小學教室、舊住宅、加油站、報社印刷廠、雜貨店全部都是20世紀早期至中期的樣式。據館員所言,這裡的建築及擺設都是從原地遷移過來館區的。在舊教室裡,有小黑板、點名用的學生出席名單、地圖還有學生的小桌椅,每樣陳列品少說都有50年以上的歷史。
    [​IMG] [​IMG]
    舊住宅有兩棟,木製屋與鐵皮屋;
    [​IMG] [​IMG]
    木屋尤其特別,因為木造屋特別脆弱當時是將木板一片片拆下運來館區再一片片重組的,木屋旁有一處舊廁所,這是我第一次親眼目睹舊時的坐式廁所,挺有趣的。
    [​IMG]
    鐵皮屋裏比較寬敞,在地板上看到一個不知名的工具,舊式吸塵器??
    [​IMG]
    兩間屋共同的特色是空間狹小,飯廳、客廳與房間共用於一室,顯然應該不是富有人家的住宅。再來是加油站兼汽車修理廠,古時的加油站並不像現在是自助式的。
    [​IMG] [​IMG]
    報社印刷的機器真的很大很笨重,古代人應該很難想像現代人盯著一片塑膠就可以知天下事。
    [​IMG]
    雜貨店是一棟兩層樓的建築,我猜測樓上應該是住家,店裡擺著許許多多的雜貨,有些商品品牌現在還看得到。
    [​IMG] [​IMG]
    最後參觀的建築是一個儲藏室兼活動中心,墙上擺著許多的農具及工具,Fairfield這附近最早就是務農為主,這些展覽品是先人維生的工具,建築旁有一個意大利式的爐灶,是用來烤麵包、比薩的。
    [​IMG] [​IMG] [​IMG]
    這次來博物館最大的收穫其實是認識了兩位資深的義務館員,George與Chris,他們兩人歲數加起來應該有160年左右了。他們告訴我當初博物館的成立是經過社區有志者的努力才得以達成的,他們兩人也是其中的組成份子。Chris說他們當初爲了籌措博物館的建設經費曾撿了10年的垃圾,籌得3萬元澳幣左右。不懈怠的努力加上地方有力人士的協助,好不容易在1983年的時候,博物館成立了,之後各層政府都給與經濟上的支持,地方市政廳甚至還派了一位館長還有工作人員過來經營。兩位老人家非常的熱情,一開始見到我們在舊建築展示區遊蕩,即刻過來幫我們把所有的門打開,甚至解說。他們看我這麼年輕卻對地方歷史這麼有興趣,一度還猜測我應該是本地出生的,當了解到我來澳洲的年份後,他們似乎感到很欣慰,兩個人輪番指點我澳洲的哪些景點值得遊歷。話匣子一開就很難收,與兩位老人家共享生命中寶貴50分鐘的這段時間,大小姐早就按耐不住跑到外面閑晃了,最後只得趕緊跟老人家道別,老人家也依依不捨地要我有空再過來博物館晃晃。

    如何去Fairfield Museum & Gallery?

    地址是632 The Horsley Drive,Smithfield
    從Central出發搭Campbelltown Line火車至Fairfield Station
    再轉828或 830號巴士(記得提醒司機要在Fairfield City Museum &Gallery下車)

    博物館開放的時間是:

    禮拜二至禮拜六10am-4pm
    禮拜天1pm-4pm
    入場免費
     
  6. 靴貓... 幹的好呀!
    我還以為我西/西南邊已經混的蠻熟的了. 看到這些遊記... 汗顏呀! 我這樣哪叫熟. 根本就只是混吃而已.
    繼續努力喔... 讓大家更了解一下雪梨吧! :)
     
  7. Hello ANZ

    Hello ANZ Guest

    喔 天后宮真的讓我太訝異了,居然遠在澳洲!!
     
  8. Pedro

    Pedro Guest



    言重了,琳達小妹妹!我對西區醫院的瞭解遠不及你的百分之一
     
  9. Pedro

    Pedro Guest



    還有更訝異的在後頭哦!!嘿嘿嘿.....:15:
     


  10. 是唷!!有免費的導遊嗎??
    我著名景點基本上大概玩了,接下來就是要深入民情囉!!
     
  11. Pedro

    Pedro Guest



    基本上喂飽他讓他心情愉快就行了!
     


  12. 要餵飽你應該不難
    要讓你心情愉快,可能有點問題,有請貓女吧
     
  13. Pedro

    Pedro Guest



    到時候乾脆把小護士跟C大也請出來算了,來一個雪梨的gathering!
     
  14. Pedro

    Pedro Guest

    Cabramatta隸屬Fairfield Council管轄,這個地方曾經是只要一提起大家絕對知道的地方,不僅僅是雪梨地區就連在墨爾本人也知道,爲什麽呢?因為這個地方曾經是毒品交易有名的地方,販毒的大喇喇的在街頭上販毒,光天化日之下的搶案似乎也是每日生活的一部份,當年我還在墨爾本求學的時候就知道這個地方了。當年決定要來雪梨讀大學的時候,我的越南裔同學還曾經要我再三考慮,他說雪梨的越南幫太囂張了,還是別去雪梨吧!尤其是Cabramatta,也就是這樣,‘Cabramatta=罪惡+搶劫+毒品’的印象一直烙印在我心底,加上就讀的大學在雪梨東區,朋友群都住在沿海的東區,造訪西區的機會自然是少之又少。直到有一年,我選修了一個社會學的科目,課程裡談的主要是城市的現代化對人文環境的印象,有一天談到雪梨,記得教授詢問當場的學生分別是來自何處,一位來自雪梨西區的同學做了讓我印像很深的描述,他是這樣說的:‘我們西區人被雪梨人蔑稱為westies, 尤其是東區人總是刻板印象似地覺得西區就是窮人多、犯罪多、治安差的地方,我從小在西區長大,我以身為westie為榮......’記得在課後剛好跟一位好朋友聊到西區,這個朋友來自inner west,基本上就是Strathfield及其以東的地區,在地域上的劃分來說還不算是正統的westie,不過因為地緣的關係她也常有機會到西區去。她對我說西區是個不錯的地方啊!吃東西、買雜貨都很棒,而且物價比較低、販賣物品有特色,尤其是Cabramatta一定要過去看看。這個時候已經是2000年後了,記得在1999年的時候就看到雪梨警方說要大力整頓當地治安的新聞了,應該是因為奧運的原因吧!我想。 有人說好奇害死貓,我當時也懶得想太多了,反正這裡治安還能差到哪裡?一次一位曾在Fairfield居住過的朋友正好想回去Cabramatta看看,我就毫不考慮地參一腳了。

    [​IMG]
    我們從Central搭乘Campbelltown Line的車到了Cabramatta,抵達Cabramatta的第一印象就是火車站有點髒、亞洲人多(多到混雜在人群裡的白人真成了外國人)、周圍雜貨店的招牌不少是中英越三種語言並立,雖說如此但感覺卻很有親切感。走著走著,朋友引我進入了該處其中的一棟大型購物商場,天啊!裏面的擺設根本就是臺灣傳統市場的模樣嘛!小販摻雜越南文及濃厚腔調廣州話的叫賣聲,生肉、魚腥及蔬果的氣味交融,理應覺得噁心吧?但我卻不以為意,記得小時候媽媽常帶我到傳統市場裏,不就是這番景象嗎?在商場裏朋友買了一杯鮮榨的果汁,榨果汁的水果是可以自己選擇的,各種切好的不同顏色的水果整齊地排列在櫥窗裏顯得琳琅滿目,加上便宜的價格、親切的服務態度,只有一個‘讚’字可以形容。

    步出了商場,朋友帶我走向一個中式牌樓,樣式頗似雪梨唐人街的牌樓樣式,後來經過瞭解才知道原來此牌樓也是經由曾筱龍之手設計。這個牌樓的所在地又稱自由廣場(Freedom Plaza),它是Park Road的步行街部份,牌樓是在1991年建成的,北面連接馬路處處有銅獅一對,[​IMG] 南面有石牛、石馬、石燈籠,連接John Street處則有銅麒麟一對。[​IMG] [​IMG] 牌樓的設計融合了中國風及澳洲特色,整座牌樓由四大理石柱支持,分一正門及兩小門。牌樓匾額周圍的裝飾有袋鼠及無尾熊陪襯,匾額共有六處,正門面兩處,小門共四處,朝北處的書寫由右至左分別爲“民主、天下為公、自由”, 南面為“明德、新民、止於至善”,天下為公出於孔子的禮記禮運篇,[​IMG]後者則出於禮記大學篇,此處的天下為公四字為孫中山所提,令人驚訝的是題‘止於至善’的竟是李登輝,[​IMG] 初到此處的我並不瞭解這裡的歷史,只是感到一陣訝異,但是在瞭解歷史之後就不難理解了。Cabramatta一帶約有65%的居民都是在海外出生的(全雪梨平均為39%),這裡的居民多數是來自越南、寮國、柬埔寨(高棉)的難民及其後。就像上一篇‘天后宮’裡提到的,他們是反共的因此自然而然的政治立場比較傾向臺灣政府,所以請到李登輝題字,這與天后宮的題字有異曲同工之妙。

    在牌樓處稍作停留之後,我與友人買了一點越南小吃就在廣場旁的椅子上坐下來吃。越南的小吃樣式還挺多的,除了有名的Pork Roll(法國麵包夾上辣椒、生蔥、胡蘿蔔、生菜、醃菜、越式火腿、鴨肝醬等醬料)還有各式各樣的軟糕點,飲料方面除了果汁外則常見甘蔗汁(加上少量金桔汁),正餐則得到餐廳裡,牛、雞河粉、三色飯、越式薄餅…..之類的。值得一提的是,應該是因為餐飲文化的融合吧!(印支半島本來就是中國領土外,華人分佈最多的地區)尤其是甜點,越南的某些食品跟廣東的還挺像的,臺灣現在有很多越南新娘,要吃到這樣的道地料理應該也有機會吧!

    喂飽了肚子也要想一下下一餐,於是我們去逛雜貨店及蔬果店,這裡的雜貨多數是來自華人的世界,我指的華人世界包含中國大陸、臺灣、香港及東南亞甚至大洋洲,基本上是什麽都有。蔬菜水果方面,許多在洋人店看不到的種類這裡都有,比如冬瓜、豆苗角、榴槤、山竹、紅毛丹之類的。最後我還去麵包店買了法國麵包,這是個人的看法,可能是因為是現烤的吧!我覺得這裡的法國麵包比一般洋人店的好吃。在填飽肚子也填滿了行囊之後,我愉悅地結束了與Cabramatta的第一次約會,終止的是我對西區的疑慮而延續的是我對西區更親密的一系列接觸!

    如何去Cabramatta?

    建議搭乘Campbelltown Line或Liverpool Line經Granville的班車。

    Tips:

    Cabramatta鬧區的範圍,基本上東邊至火車站東邊的Broomfield Street,
    西邊至Hill Street,南迄Cabramatta Road,北止Hughes Street,John Street則是最熱鬧的區域店鋪最集中,大型的商場除了Hughes Street的Woolworth商場,還有在Park Road跟Railways Parade的傳統市集商場。
    [​IMG]
    Cabramatta最熱鬧的John Street[​IMG]
     
  15. Pedro

    Pedro Guest

    一個禮拜天的悠閒上午,我與大小姐決定到位於Carramar的Sizzler Restaurant吃飯;
    Sizzler是一間澳洲本地的西餐廳,是自助式兼點餐的餐廳,在QLD、WA及NSW都有分店,他們有吃到飽的沙拉吧還不錯。至於爲什麽想到這間餐廳吃飯呢?說起來也很有趣,其實並不完全是為食物而去的。

    [​IMG]

    去Sizzler的前一天,我無意間在電視上看見Sizzler餐廳的廣告,如我之前所言我對他們的食物並不是感到特別興趣,真正的誘因是廣告裏介紹的位於餐廳旁的一座石拱橋,吃飯只不過是順道,這樣才可以騙大小姐陪我同遊啊!嘿嘿....
    話說這座石拱橋Lansdowne Bridge位於Hume Highway(Liverpool Road)的Carrmar路段上,它跨越Prospect Creek,自1836年啟用以來一直是連接雪梨西部與西南的一座重要橋樑,雪梨西南方的農作物等物資因此得以順利運到雪梨的市中心。

    [​IMG]

    此橋由當時的新南威爾斯殖民地總督Richard Burke批准建造,設計則是出於有名的殖民地設計師:David Lennox之手,于1834年開始施工,1835年完工。橋樑的設計其實與Parramatta的Lennox Bridge神似,無奢華之處但非常的堅固實用,建材使用的是雪梨地區的特產,歷久彌新、美麗如昔的砂岩磗,而建造橋樑則是仰賴由英國領土流放而來囚犯。
    在結束午餐後我便按耐不住地拿著相機往一旁的Lansdowne Bridge走,Hume Highway一直是雪梨地區最繁忙的公路之一。話說在路旁我觀看著往來的大大小小的車輛通過Lansdowne Bridge,真的不得不讚歎這座橋樑的韌性。

    [​IMG]

    雖說新省的交通單位曾給橋樑施予加固工程,不過它畢竟是一座有174年歷史的橋,墨爾本市不過建於1835年,這座橋則與墨爾本同時在1835年誕生,它的歷史是令人感到讚歎的。

    根據Fairfield本地歷史的記載,在1930及40年代期間,在Prospect Creek划船是一項很普遍的休閒活動。站在橋旁,我想像著成群的少男少女、紳士淑女們從Lansdowne Bridge下緩緩地、優雅地滑著船槳而過,不過這樣的懷古之情被漂在Prospect Creek上的垃圾以及熙熙嚷嚷車輛的嘈雜聲給打破了,看來這個區域還是有許多可以改進的空間。

    [​IMG]

    告別Lansdowne Bridge我們沿著Prospect Creek徒步北上,小河的西邊是住宅區,東邊是一大片的綠地,這裡是Carrawood Park,一個公共設施老舊、幾乎是殘破不堪的公園,我心中盤算著:到底是人們不重視歷史文化還是古蹟的維護只會出現在所謂收入較高的好區?金錢與文化....哎...

    [​IMG]

    [​IMG]

    如何去Lansdowne Bridge?

    Lansdowne Bridge坐落在Sizzler Restaurant旁,
    Sizzler Restaurant的地址是559 Hume Highway, Carramar, NSW,
    開車者可將車停在Sizzler Restaurant後方的停車場裏。

    乘坐大眾運輸者,可搭乘Liverpool via Regents Park的火車
    在Carramar站下車,之後往南沿Quest Avenue走直至Hume Highway再往西邊
    經過Sizzler Restaurant即可到Lansdowne Bridge,路程並不遠約10分鐘左右。
     
  16. 連Carramar的Sizzler都去了! 厲害!
     
  17. Pedro

    Pedro Guest



    這些都是在住家附近的不遠處,沒什麼啦!
    倒是這附近還有不少我沒去過的地方勒...
     
  18. Pedro

    Pedro Guest

    第一次造訪Canley Vale天后宮之後
    有感而發地寫了一首詩,放上來與大家分享吧!

    航 南

    怒 瀾 兇 濤 逆 嚮 南,

    沉 沉 浮 浮 幾 葉 舟;

    逝 消 還 生 定 在 天,

    淒 淒 寥 寥 幻 海 間。
     

分享此頁面